<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分類:
                      2019-01-11

                      羽毛

                      李曉愚

                      多數時候,她像羽毛一樣輕
                      像無一樣沒有痕跡
                      像沒有一樣寂靜
                      她說無人能承受這無法承受的輕
                      除了輕到沒有的羽毛
                      在羽毛無的軀殼里
                      長著沉重的有
                      一個人的名字就是萬有引力
                      有時飄墜,有時飛揚
                      有時希望,有時絕望
                      但它的存在始終是無
                      擁抱它的悲傷就像擁抱沒有一樣寂靜

                      【閱讀】

                      2019-01-10

                      花謝

                      江南雨


                      一朵花兒開了,另一朵花兒榭了
                      桃樹搖晃了一下

                      一枚桃子熟了,另一枚桃子落了
                      大地搖晃了一下

                      兒子出生時,妻子搖晃了一下
                      父親去世那天,鄉下的老屋塌了

                      現在只剩下我,和年邁的妻子
                      懷抱夕陽,搖晃在這冷暖交集的人間

                      還有些征兆,可能也適合比喻
                      我的搖晃停止了。那是后來的事

                      【閱讀】

                      2019-01-07

                      小寒詞:四章

                      陜西顧念

                      小寒詞:活著或者其他

                      我開始想要改變我的貧寒了,就像是試探
                      那些忐忑的心動。現在,寒冷從衣領鉆進去
                      姑娘,你說,我能就這樣擁著你取暖嗎
                      這個季節,你的手冰著,一直都不想出門啊
                      陽光零散的灑落一地,你和我都感覺不到溫暖

                      我們都是這人世間掙扎的小人兒。雪在遠方
                      黑夜越來越輕。山高水長,需要走很遠的路
                      而我,作為羸弱的書生,身體里囤積了三十多年的雪
                      山河也好,草木也好,姑娘,關于這些
                      羽絨服裹不滿我蒼冷的目光。宇宙遼闊
                      我們都不能給對方更多的溫暖

                      那就這樣吧!寄希望于明天存在的方向
                      被喝令著說出幸福感。執念和頭蓋骨一樣堅硬
                      需要一把火,在溫暖目光的同時,照亮黑夜。那就這樣吧
                      我們暫且先各自安居在渭水的兩岸,許多黑色的水鳥
                      在夜里撲打著素色的冰花。我們都在和時光豪賭
                      在和自己較勁。已經這么冷了,還沒有一場像樣的雪來過

                      小寒詞:破境

                      有好多故事到后來都是離散了。現在
                      入鄉隨俗的也想口占一首五言七律。翻了一本史書
                      讀到死去的那個人,就忍不住流出眼淚。山林寂靜
                      我爬在那張油污的八仙桌上,睡的鼾聲四起

                      渭水上空的塵霾,像小鍋里的油煙氣。天空漆黑
                      但有一粒一粒的歡喜,生長在白紙上。姑娘,你說
                      我能牽你的手期待一場大雪降臨嗎?這個季節的冷意
                      就像真實的善惡,而我,繞過你的疏離
                      姑娘,我總是忍不住和你說起我的忐忑。黑夜落滿了污泥
                      我想要面對一場未知的雪,也同時面對一場孤獨

                      我繞著長安而過,看見奄奄一息的信仰。生命如塵土
                      姑娘,就像你矜持的下巴高舉。我把欲望置換成信仰的曾經
                      比如我需要一場大雪,讓自己長出白色的眉毛。已經這么冷了
                      這個城市還是人聲鼎沸,還有那么多不明真相的人

                      小寒詞:陳詞濫調的信仰

                      爬在床上寫幾句詩,窗外的霾濃的那么壓抑
                      這天氣冷的像愛上的那個姑娘,像就著一杯濃茶
                      聊一些過去的事情,還有貧窮和理想
                      包括文藝青年的務虛,就像骨頭是黑色的
                      就像頭顱,已經低垂著就過了這么多年

                      姑娘,就像崔健的假行僧一樣,我有一些堅守
                      比如就這樣純粹的愛上。世界荒蕪,自由
                      在這個星期日的上午,我寫著小寒詞,和你打著招呼
                      卻好久沒能提起我陳詞濫調的信仰。那也是人生啊
                      這一切都不是陰暗的。在渭水以南,已經這么冷了

                      我句子里流落的長安,還有那個閣樓,在多年之前
                      繞很久也未能走出去的院子。姑娘,你說
                      這一切發生的恰如其分你信嗎?鋼琴的黑鍵白鍵
                      就像這些寥落的詩歌。我寫過的這么多無人觀看的心動
                      已經很多年了,我還是找不到一個可以相互取暖的姑娘

                      小寒詞:小寒已至

                      翻了一大本的詩集,翻不到想要的那個句子
                      這個冬天,夜晚凌亂而布滿思念。就算是在寫情詩
                      在對話里聊起我的一把胡子,我很輕易的就能承認
                      失眠是因為愛戀。有些事件是真實的,我說,姑娘
                      在昨天,我家的酒就都讓我喝完了

                      這城市上空,霧霾已經很重了。在渭水邊行走
                      一不小心就會掉進水中,水中有嘆息一樣的水草
                      姑娘啊,我知道我行走的道路或許和你平行
                      也許更像是“八”字撇捺行走的方向
                      可我還是忍不住在你身后多沉默了幾秒鐘,沉默
                      就像是此時,水草中間尚未出生的水鳥

                      姑娘啊,小寒已至,你眼里的暴雪遲遲不來
                      今日,我假裝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孩子,握你的手傾訴愛戀
                      你的手那么冰,像是我在寒風里朗誦過的那瓣月亮

                      顧念 2019.1.6 在長安

                      【閱讀】

                      2019-01-07

                      吹吹打打

                      小野


                      吹吹打打
                      是臘月山鄉的節奏
                      母親在吹吹打打中
                      幾次迎風落淚

                      遠嫁的姐姐
                      穿著紅夾襖的姐姐
                      翻過三老漢梁
                      一年回來不了幾次

                      直到母親
                      在吹吹打打中
                      被抬上后山
                      遠嫁的姐姐
                      也沒湊齊

                      一想到
                      沒湊齊的原因
                      吹吹打打的嗩吶鑼鼓
                      便把聲音
                      提高了一倍

                      噼噼啪啪的炮仗
                      也多響了幾聲

                      【閱讀】

                      2019-01-07

                      1996的《吉賽爾

                      趙俊

                      他們將一場芭蕾舞
                      定格在膠片上。以此凝固
                      舞者們最盛放的青春
                      在真實的生活中,他們的青春
                      已經在二十年后面臨著枯萎
                      就像他們演出時收到的百合
                      在幾天后就失去了水分

                      當IMAX的巨大褶皺銀幕
                      展示他們蹁躚的腳尖
                      清晰度的缺失一覽無遺
                      那些顆粒作為年代的釋義
                      長期存在。這種粗糲明顯帶著
                      上世紀的質地。一種技術的老去
                      比人們的衰老的速度更為迅疾

                      只有那個謝幕時的首席指揮
                      滿頭銀發,可能現在
                      還躲在幕后,指揮著新的
                      小提琴手,他們的微笑
                      被注入青春的激素
                      含苞欲放的舞者揚起馬蹄鐵
                      踐踏著躲在角落的退役者
                      他們一直踮著腳尖。連追光燈
                      都不愿意捕捉他們的皺紋。事實上
                      他們沒有看到未來的舞臺

                      【閱讀】

                      2019-01-06

                      無人之境

                      李昀璐

                      一個人,也要活成一個家庭
                      一個鄉村,一個城鎮
                      努力的生活,認真地說話

                      逃逸的詞語,是遠走的故人
                      一個詞是另一個詞的道路
                      一個詞是另一個詞的淵藪

                      要很多詩行,才能感到暖意
                      才能度過一個萬物復蘇的春天

                      多么殘酷的季節,插下的木棍都會發芽
                      隔世的桃花絢爛盛開,赤地之上白鷺棲息
                      卻無法生長出另一個人,城鎮的另一部分

                      只能花再多一些時間,造出一艘船
                      在風和日麗的午后,目送它,獨自遠游

                      【閱讀】

                      2019-01-02

                      窗口

                      楚衣飛雪



                      我說的不是一般的窗口
                      是窗口里,整齊劃一的童聲
                      如火種,在這混沌人世
                      穩著缺憾

                      天真爛漫的修飾
                      在雨水的經過中
                      馱著閃電,朝陽的力
                      紙質的聲響,潛藏著完美的純凈

                      秋天的背景里。谷穗一顆比一顆飽滿
                      我知道,一些積極向上的詞在生發
                      一些舉手的生動,正在清晰
                      "書聲過處,皆有祝福和光"

                      站在他們窗前,聽不到過多嘈雜
                      多么一致的仰望
                      我在他們身后,像提著自己的鐘聲
                      世界的動與靜,都在此時交匯

                      【閱讀】

                      2019-01-01

                      尋光記

                      胡查


                      請你為愛做一盞燈籠,
                      在須發皆白的雪夜。
                      你不必提它走遠的路,
                      且于近旁圈一地光。
                      你不必接受遠方的邀請,
                      故國山川,終究被眼瞞。

                      請你為愛鑿一口井,在地底
                      覓得一兩粒火星。
                      你亦不必認定此生庸碌,
                      細火雖融雪,到底意難平。


                      2018.7.19

                      【閱讀】

                      2018-12-22

                      冬至,給父親去

                      奧古曼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父親,走在另一條路上
                      天堂的入口,人間的出口
                      不斷照過親人的面孔
                      鉆天入地的飛機、火車
                      轟轟作響,吞來吐去

                      在北方,我們年年有約
                      冬至,給父親去上墳
                      取暖的柴薪、香火帶上
                      裊裊的思念帶上
                      一一點燃,讓風吹……
                      我再次將父親遺言默念
                      照顧好你母親
                      照顧好善良、雨水、甜蜜糖果
                      記住一條條河流,一場場雪的溫暖

                      我驚喜,緊挨寒冷的一些日子
                      哭著哭著就笑了,夢著夢著就醒了
                      父親放在我嘴里的白礬
                      突然變甜了

                      【閱讀】

                      2016-08-09

                      菩提

                      宇軒




                      最初,只有風在街角撒歡
                      后來是雨
                      法梧桐葉片
                      手持黑雨傘的人
                      縱然世事陡峭如天氣
                      我愿普度眾生的經綸慈悲如蓮
                      我愿寂靜
                      如它永恒



                      說浪花,而不說破碎
                      說海天一色,而不說人群謙卑
                      萬物近契又遼遠
                      菩薩啊
                      在我雙膝跪地閉目合掌之際
                      梵音叮咚來自哪里
                      恰如清泉回響心田



                      星月在天,稀松平常 
                      唯春蛙疊起如經卷古老 
                      足夠醒悟屋后田園 
                      空氣中 
                      時時刻刻恣意植物生長的氣息 
                      一年之中,我所喜歡的夜晚大概如此 
                      有生之年,我所傾心的寂靜大概如此 



                      海水寬闊如童年 
                      梵音悅耳如童年 
                      階院陀黃如童年 
                      海鳥頑皮如童年

                       
                      5
                      紫云英帶我來到山中 
                      廟門之前 
                      我是云朵下面 
                      現形的碧翠 
                      是頑石 
                      是青苔覆上庭階之果敢 
                      是穿過經綸的海風 
                      是海風傳播喜悅的浪花 
                      是浪花騰躍時 
                      一點心疼 
                      一點破碎 
                      是破碎后的心聲 
                      是心疼后的頓悟和懺悔 



                      常常啊 
                      我在河邊散步 
                      又在樹下聽風 
                      在沒有過去 
                      也沒有未來的風聲里 
                      打探自己的消息 



                      有時我在夢里 
                      卻又忘記身處夢境 
                      有時身陷群山 
                      已然忘記山中歲月 
                      菩薩啊 
                      請你告訴我 
                      被我們穿戴在身的長天浩日 
                      哪一天不是福祉 
                      哪一天不是禍端   


                      【閱讀】

                      2018-12-22

                      洗頭

                      Jo喬

                      母親臥床一周多了
                      說頭皮癢,想洗頭
                      我說,我來給你洗吧
                      母親遲疑了一下
                      然后點點頭

                      我打來一盆水
                      兌好水溫
                      扶著母親坐下
                      把她的頭發放在水里
                      浸濕,打上洗發露
                      和小時候母親給我
                      洗頭的動作一樣
                      輕輕地,在她頭上
                      撓啊撓

                      這是我四十多年來
                      第一次給母親洗頭
                      她顯得很開心
                      當我低頭換水時
                      卻發現,母親的眼角
                      淌著淚水




                      【閱讀】

                      2018-12-28

                      我還是愿意選擇

                      依清


                      我聽聞一些無關緊要的新聞
                      從方圓千里外
                      在小巷子里傳播
                      我知道,你不會來
                      月亮越過山頭后,就圓了
                      太陽出現海面,夏天就到了
                      你在一場難忘的感情后
                      就打點東西
                      敬老院成為了避難所
                      一個人的孤獨與另一個人的孤獨
                      太難以明白
                      地球一邊的消息抵達另外一邊時間越短
                      我們彼此的孤獨就越遙遠
                      黑夜吧,黑夜好啊
                      孤獨得以滋養,枝繁葉茂
                      開花結果
                      天亮之前,一一枯萎
                      我們洗刷一遍,光鮮亮麗出現在彼此面前
                      你說昨晚睡得很甜,夢很美
                      我也會這樣回答你,隔著一具皮囊
                      但在今夜,我們依舊感覺
                      在光天化日的
                      我們的對話,遠比南極與北極的遙遠
                      更遠
                      我還是愿意選擇在黑夜里,凝視你

                      【閱讀】

                      2018-12-28

                      山下

                      夢大俠

                      山下


                      從黑暗到明亮。如果近距離凝視
                      你會明白,那些昂仰著頭顱的葵花
                      其實并不需要陽光。因為一片草的約定
                      它們從未缺失,六月你必經的路旁

                      誰可以告訴我,這里的一切都曾嘗試
                      屈向叢林的臺階,屈向刺進天空的閣樓
                      成為一種向上攀登的方式
                      但它就在那里,在你的一瞥里

                      就像門板對光線充滿畏懼
                      你的現身讓溪澗在橋的跨度里
                      有了一個完整的段落。不用回頭
                      霧靄中的河流,帶不走滿城的云霞

                      必須承認,晨鐘和暮鼓遺忘了青城
                      一陣微風,棉花的手指,讓密林下的
                      山體,有了一顆玻璃心
                      在每一次走近,都讓我看到山的眾神

                      沉默,寂靜,呼喊或者回答
                      都在山下的泥土持續生長
                      楨楠拒絕復制荊棘疼痛的尖叫
                      卻無力擺脫宮殿致命的索取

                      因為有洞穴,才有了山的修行
                      這些道友,并不需要登臨山巔
                      一炷清香一輪明月,都能讓他們
                      在半路上截住你身體的疾病

                      一座城的人,都為這座山驕傲
                      而我寧愿把一生的激情
                      都浪費在色彩變暗的山下
                      守著一塊墓碑——我在這里


                      at the foot of the hill

                      From darkness to brightness, if staring at it from the short range
                      You would understand that those sunflowers raising their heads
                      Actually don’t need any sunshine. Because of appointment of a grass
                      They are not missing, along the road you must pass by in June

                      Who can tell me that everything here has been tried
                      The steps towards the jungle bent the garret of the sky
                      Become a way to climb up
                      But it is there, in your glance

                      Like the door full of fear of light
                      You appearance shows the stream in the span of the bridge
                      With a complete paragraph, no need to turn around
                      The misty river doesn’t take the rosy clouds across the city

                      You must admit that the morning bell and drums forgot the city
                      A breeze, fingers of cotton let the mountain of jungle
                      Get a glass heart
                      Every time I approach, I always see the deities of the mountains

                      Silence, shout or answer
                      Continue growing in the soil under the mountain
                      Phoebe zhennan refused to copy the scream of pain of thorns
                      But unable to get rid of the deadly request from palace
                      Only because of caves, there remains the practice of the mountains
                      These addicts do not need to climb up to the mountain
                      A faint scent and a moon can make them
                      Stop disease of your body on a halfway

                      The people of a city are proud of this mountain
                      And I would prefer to have the passion for life
                      Wasted under the mountain where color dilutes
                      Guarding a tombstone —— I’m here

                      【閱讀】

                      2018-12-20

                      二爺爺走了

                      風馳天下



                      二爺爺走了。父親在電話中說
                      語氣壓得很低很低
                      生怕大點聲說,會讓二爺爺走的不放心
                      老輩兒都走了
                      一個貧困的時代終于被二爺爺領走了

                      那些舊的發亮的東西,仍守在屋里
                      蓋碗的青花瓷茶杯,有了時間的裂紋
                      小銅手爐,聽話的靠在墻角沉思
                      這個冬天,木炭已經漲了好幾回價
                      榆木的拐杖,啥時候自己走到了屋外
                      桂花樹下
                      它站著,在聽大雁的隊伍里傳來口令

                      它們在替二爺爺看著家門
                      替爺爺,奶奶們迎來了立春,除夕,迎來了新年快樂,爆竹聲聲
                      它們替祖輩們送走崎嶇的山路
                      滑倒在雪中的夜晚
                      一個個弓背的昨天

                      錚黃發亮的藤椅,一下子如釋重負
                      它似乎感受到莫名的空
                      陽光射進屋里,把它的影子向右又挪了一寸
                      它聽到了爐子上水燒開的咕嚕咕嚕
                      那只蘆花貓借著光亮,跳上了藤椅
                      這是它與二爺爺最愜意的下午
                      椅子忽然感受到了往日的重力
                      微微顫了一下

                      刺槐大門關上時,一把新鎖
                      將那些咳嗽,中藥的余香
                      連同淚水與哭喊,一起封在了門內
                      雪開始下起來,撲簌簌
                      敲打著的檐口,一條小路
                      已然,不見了蹤影

                      【閱讀】

                      2018-12-09

                      生命

                      二手志摩

                       你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  人們說
                       一條生命呱呱落地  剪斷臍帶
                       清理羊水和血污  撕心裂肺
                       你憋得紫紅的小臉  終于發出
                       昭告世界的一聲響亮啼哭  這世界我來了
                       你周圍所有的人們都松了一口氣
                        說多么健康的一條小生命

                        塞倫蓋蒂大草原  草長鶯飛
                        是生命誕生的季節
                        瞪羚母親  正在經歷陣痛
                        先是兩條后腿然后是整個胞衣與羊水
                        帶著血污一股腦兒傾瀉而下
                        新生命   一只小瞪羚來到這個世界
                        這是真正的呱呱落地

                        我不得不歌頌母愛
                        瞪羚母親得趕快撕去胞衣舔干血污羊水
                        大草原危機四伏  新生兒濃烈的氣息
                        會很快引來捕食者—獅群、鬣狗還有豹
                        我更要歌頌生命  這條小小的生命
                        得在半個小時內站起來
                        蹣跚學步  邁開步伐跟上母親

                       不是每條新生命都能順利地活下去
                       幼小的身體  瘦骨嶙峋
                       單薄的四肢  得立即承受生存的壓力
                       無比艱難  彎曲的關節拼命地蹬動
                       要找到一個受力的支點  
                       一次又一次  顫巍巍地站起來艱難地試圖平衡
                       又一次一次  狼狽不堪摔倒在地

                       母親只能在旁邊鼓勵  提供一點點幫助
                       這是每條生命要經歷的  劫難或者叫考驗
                       終于穩穩站住  邁開生命的第一步
                       第一次跑動  第一次進食
                       一次次跌倒  哭或不哭
                       又一次次爬起  再次前進
                       能說什么呢  這就是生命

                      【閱讀】

                      2018-12-09

                      回故鄉散記

                      周培清


                      (一)空村

                      空村不見人
                      但聞人語響

                      靜聽
                      是遠年之村聲
                      在心底回蕩

                      (二)廢屋

                      久久地凝視著面前殘破的廢屋
                      磚石地基,黃泥屋頂,土坯泥墻
                      是父親當年起早貪黑筑起了它
                      如今它滿身疲憊,滿面滄桑
                      就象當年老了的父親從地里勞動回來一樣

                      (三)枯井

                      已經干枯了多少年
                      象奶奶的一只眼晴

                      當年打水的人都到哪里去了
                      把那清洌甘甜也帶到了遠方

                      (四)小學操場

                      操場上的野草
                      青草、灰菜、大麻蒿
                      長得和當年的學生娃一樣高
                      風吹來,交頭接耳,擺臂伸腰

                      (五)村后的山

                      小時候,覺得村后的山是那樣高大

                      如今,幾十年過去了
                      是山變小了,還是你長高了

                      (六)沙土的招呼

                      走在村前的沙土路上
                      腳底下沙沙沙,沙沙沙

                      這是沙土在向我親熱地打招呼呀
                      它們一準認出了皮鞋中當年的那雙光腳丫

                      (七)沒見上面的花

                      錯過了季節
                      馬蓮花,打碗碗花,狗尾巴花
                      還有許多的花都沒見上面

                      什么時候才能再見上一面呀
                      或許,仍舊是只能在夢中了

                      (八)老樹

                      走出去老遠老遠了
                      回頭,那幾棵老樹
                      東一株,西一株
                      還在村前眺望、招手

                      【閱讀】

                      2018-12-19

                      雪夜

                      雨小慧


                      秋葵斷下頭顱后。她看見
                      風是硬的。看見
                      斜插青艾的一截長衫有了皺褶。
                      黑色的梯子很長

                      枯死的荷條捆扎在鹽漬藕片下
                      荻花順著淚滴飄落
                      白花花的鹽漬漫過去,蝴蝶枯萎
                      等月亮落下,低于圓鏡。

                      她看見死多于生。寫下的地址露出淺淺的齒印
                      雪在煮酒,黎明的窗前太陽晃了一下
                      就走了。你喊抱你一下
                      她就輕輕抱了你一下。

                      【閱讀】

                      2018-12-13

                      太平洋

                      宗海


                      被命名的水。被驅趕的水。被牽引的水
                      游弋,奔跑,追趕,撕扯
                      發出經久不息的聲響

                      大海的身體里,永遠有一對冤家
                      我站在一張圖片之外
                      傾聽和感受萬鈞的能量
                      所激發的氣勢、意志和表現

                      這世界日漸荒蕪,駁雜,平庸
                      到處都是渺小和瑣碎
                      只有天的那一邊
                      持續涌動著綠色的雷霆……

                      站在空曠的河西走廊向東張望
                      我愿意隔著遙遠的距離,感應翻卷的濤聲
                      與一片汪洋恣肆的大海
                      交換內心的重量

                      【閱讀】

                      2018-07-16

                      太平洋

                      曾毓坤

                      我知道大洋寬廣,機翼高懸
                      我知道這里藏得下
                      最隱秘的無知:

                      時間在這里被展平,像一只
                      僅作為鐵皮的桶,光滑、廣闊且沉重
                      下一秒是漏斗也是懸崖
                          無法拽起我
                      時間也停在崖下,盤算
                          世上某種元素堆棄的總和

                      經線和緯線,一對假裝的敵手,
                      飛行的軌跡硬得像名字
                          上面是他們隨時簽訂、隨時廢除的合約
                      輕信,沉默如大洋,比人類更固執
                      也更軟弱。而機廂寂靜,凝集了兩個世紀前
                      越洋船滿載勞工的冷漠。這一刻
                      像臉丟失年庚
                      無法憤怒
                      或被記住

                      而日升幾乎是層不帶記憶的皮膚,我躺著
                      就像在擔架里結痂,舷外的灰藍是更烈的
                      流行病,沿著精確的幾何向西擴張,抵達
                      斜下方的海,在島嶼的彼此排列中能呈現
                      原始星圖,排列古代中東的黑曜石,閃著
                      對行星、豐收與時序詞根的指認。而窗內
                      安逸,不真實,無法想象歷史,也無法教
                      時間如何在更多的事物里執政。旅客熟睡
                      小孩精神抖擻,甚至忘記成長。鐘表發熱
                      如恒星的晚年。一絲寒冷始終在密謀夏季


                      我知道大洋寬廣,機翼高懸
                      無法閱讀的元素周期表里
                      萬物失明
                          永動
                          彼此磕碰
                              墜而不亡
                      在那張光滑扁平的鐵皮上

                      【閱讀】

                      2018-12-10

                      詩兩首

                      章鶴天

                      《你在》

                      你在,無形的幽靈便纏繞在我的記憶之巔
                      生命才那么輕盈,美麗,充滿無限的想象
                      在麥田的天空里,風吹著你金色的發,猶如撫摸
                      那樣,我仿佛置身時間之外,無論衰老,或是消逝

                      接著,大海的浪花上會有一所房子,紅色的
                      那里花園是色彩斑斕的石頭圍成的,且只種玫瑰
                      為了那群無家可歸的貝殼,我重新筑建一片海洋
                      不是為了養魚,而是為了放馬,就在我們的門前

                      到了冬天,枯葉飄落,窗前會睡著流浪的客人
                      它是一只離家出走的貓,叼著燭火與糖紙


                      水是水的水晶

                      城市淹沒了大地,大地淹沒了海洋
                      在夜晚,我們趁流星雨來臨
                      去見證末日的奇跡
                      到那時更多的廢墟在漂流著尸體

                      而水是我們所能知道的一切
                      一切的生存和一切的消逝
                      在水中,我們的每一次相見
                      都猶如死后的復活

                      你說“水是水的水晶”

                      【閱讀】

                      2018-12-10

                      田野的呼喊(組

                      朱佳發

                      放牛

                      天空的搖籃,盛放著山坡與樹林
                      油桐樹積攢的陽光飛針走線
                      總在惺忪時分,縫著蟬鳴的補丁
                      上午八九點鐘的光芒與綠坡,嚴嚴實實
                      把童年閉上,鮮紅,如一床棉被覆蓋眼前
                      火的世界里,融化的眼瞼安然入睡
                      猶如山坡與梯田,天衣無縫
                      農事催醒季節,吆喝擦亮犁耙
                      春耕,夏耘,秋收,冬藏
                      片刻的小憩,樹上的戰場
                      四時五谷與說岳隋唐三國水滸一片混戰
                      無需三板斧,不用長矛與斷喝
                      飽滿之后,油桐子與連環畫一起墜落
                      英雄在夢境里紛紛揚揚
                      秋風歇腳葉尖,不動聲色
                      正午12點,反芻一個上午的陽光之后
                      老牛準時從坡上回到樹下
                      把岳飛張飛程咬金秦叔寶
                      二小放牛郎和剛拔的兔草,裝滿一畚箕
                      塞進我那癟癟的小肚子,牧歸的石砌路上
                      不規整的蹄聲和足音,咕咕叫著,沉悶而響亮



                      夏收夏種時節

                      太陽合著酷暑的韻腳,明放毒箭
                      季節在身后窮隨不舍
                      彎腰的美學,刀刃的饑渴
                      稻茬陣列森嚴,步步進逼
                      谷粒飛沙走石,在戽的大漠堆積金黃
                      打谷聲擊退響雷,飛汗砰砰作響
                      鐮刀戽斗,籮筐谷笪
                      風車呼嘯,吹稗留谷
                      犁耙轆軸,脫秧蒔田
                      十指蛟龍收放自如,游走水田泥海
                      手無寸鐵的智慧,如秧苗
                      扎穩腳跟,拔節而上
                      一丘一丘的綠,一層一層彌漫
                      在群山之間,妖嬈著一年的炊煙
                      入夜時分,曬谷坪抖落一身金黃
                      米色的肌膚,如立秋的糍粑,裸露羞澀
                      月亮給遠山近屋悄悄蒙上雙眼
                      奔跑跳躍的黑點:星星的影子,左沖右突
                      男娃追逐打斗正酣,丫頭坪角一驚一乍
                      “月光光,走四方;四方暗,走田坎……”
                      脆嫩的歌謠,夏夜唯一透明的遮羞布
                      溪水般蕩漾在古老的月色中。村莊惓意頓消




                      田野的呼喊

                      整個山凹只回蕩著一個聲音
                      從家里到學校的田野,節選的冬天
                      奔跑,追趕,呼喊,整個村莊
                      只奔跑著一種聲音
                      十歲的肚子緊貼后背,放學之后
                      廳堂空落,家門緊閉
                      一個轉身,莫名的賭氣自導自演
                      我把自己摁回十歲的劇情
                      錯過的飯點,瞬間引爆整個童年的饑餓
                      咕嚕咕嚕叫著的,不是叛逆,不是責怪
                      在梯田間如履平地的,也不是勇敢
                      劇情的反轉在于與母親的邂逅
                      勞作歸來的母親,灰頭土臉,鋤頭
                      如一株狗尾巴草迎風直立
                      身后的田野,陌生得像一場敗仗
                      而空腹返校的讀書郎
                      則是一枚泄氣的敗卒,突然低頭猛沖
                      冬日田野,在母親的追趕和呼喊中
                      不解地龜裂著,委屈層層疊疊
                      比倒翻的泥土還堅硬
                      憋著的淚眼,只飛奔一種聲音


                      拔兔草

                      在田坎,我就像翻開課本
                      野草,一叢一叢地,不成行,不成段
                      但沒有一個生僻的詞和字
                      我能準確地叫出它們,兔子的糧食
                      就像輕而易舉地讀出課文
                      并把文字寫進作業本
                      在山坡,我又打開課外書
                      更加高大的植物,點頭哈腰
                      哈,我都認得你們
                      你們就像我天天一起玩的小伙伴
                      不用叫名字,彼此眼里也會發出親切的驚喜
                      在幽谷,我知道,那是我連環畫里的人物
                      歷史和故事可能會搞混,但你們這些
                      大人們說兔子最為營養的食料
                      我就像記得英雄一樣過目不忘
                      比如這兔子的人參,叫駁節草的
                      一節一節,長在山澗洼地,像我一樣高
                      一折斷,便溢出小白兔一樣的汁液
                      拔駁節草時得由姐姐帶著
                      翻好幾座山,來回一天,但我一點都不累
                      我把每次拔兔草都當作一場考試
                      每次背回滿滿一筺兔草
                      我都像從學校領回獎狀一樣開心和得意

                      【閱讀】

                      2018-09-07

                      磨鏡

                      琉璃月樽

                      山體的毛發,凌亂而又有序
                      松柏從石頭的毛孔探出腦袋
                      以綠色的姿態,站成永恒的青春
                      纖塵不染的天空,像一面磨鏡
                      人類生產遺留的污跡,在這一刻被磨掉
                      別墅群傲然佇立,也唯有人跡罕至的土地
                      才有這樣的藍,嗅到自然的味道
                      而這些,需要你用一輩子努力與打拼
                      也或許,還遠遠不夠

                      你是否,重新啟用了兒時的雙眼
                      純凈的目睹著這一切,發出的贊嘆之詞
                      在你成年的頭頂不斷旋轉,慢慢地
                      成了來自時光遙遠的回聲,山的那一邊
                      是你更弱小的身體與稚嫩的思想
                      可惜你再也無法翻越,抵達更低的海拔
                      一面磨鏡面對你,那是一張來自故土的臉
                      張開的皺紋寫滿流離失所,填滿滄桑
                      故鄉,這是一個破碎又完整的名詞
                      而『回到故鄉 』,愈來愈多的人
                      正在含淚辨識

                      【閱讀】

                      2018-12-07

                      命運

                      紀良英


                      把墻壁里窒息的釘子還給我
                      把夜之神靈放生螢火蟲的燈盞還給我

                      把頑石的冥頑,風車和長槍的不化還給我
                      把風入松和蟲破土的顫抖的疼痛還給我

                      把天堂里孤獨的母親還給我
                      把灶臺、苦水和小小的團圓還給我

                      把黃金手杖下的大步流星還給我
                      把萬籟俱寂里的氣若游絲還給我

                      命運啊,
                      這草尖上的霹靂
                      這犀牛頭頂上的露珠

                      【閱讀】

                      2018-12-03

                      空曠:關于基諾

                      李冬春

                      空曠:關于基諾山

                      基諾山已經死去,而不是寂靜
                      已經死去的不只是寂靜
                      隨之結束的還有想象
                      還有《基諾山禱詞》的麂子和禱告
                      不要妄圖與神靈對話,那些語言躺在故紙
                      神情發黃,骨骼變脆

                      山野最后一次送來蔭涼
                      也被轎車排泄的游客,一口吞沒
                      整個四月都在燃燒,毫無節制
                      樹葉卷起,燙傷的梗
                      節節敗退。比荒蕪更深的秋
                      提前肢解了人間,荒蕪的四月

                      只剩一只不關心人類的孤蟬
                      一直鳴叫,持續鳴叫,聲嘶力竭
                      仿佛要耗盡力氣與寬容
                      它的烏托邦只剩一截樹樁了
                      隱居如此艱辛
                      它還在不管不顧,祭出唯一的對抗
                      基諾山如此空曠
                      不沉默,是一只蟬的底線

                      只想走過一條安靜的街

                      曾走過一片安靜的戰場
                      白骨之上,薔薇開得正濃
                      也曾走過安靜的安達曼海
                      那片海,一切靈魂都靜默無語
                      此刻,剛從哀牢和無量大山走下來
                      耳朵如此多余
                      喧囂如此多余
                      我只想走過一條安靜的街

                      我看見了蘆葦

                      她被陽光照亮,薄如春曉
                      也柔弱。假如有風
                      她一定會飛揚

                      她在飛,我看見了美

                      小祁

                      2015年最后一天
                      普義的小祁,與我在人民西路
                      不期而遇。警察小祁那么靦腆
                      只剩微笑

                      必須要到他家,端出酒
                      一一擺出下酒菜
                      小祁才肯把他的詩
                      從手機里獻出

                      手機內存即將被詩句裝滿
                      我嫉妒他的手機,背負著的光芒

                      拆遷

                      仿佛拆散一具無用的尸骨
                      一切都可以遺棄了
                      把窗戶打碎,把磚頭敲開
                      屋頂掀朝一邊
                      世界打開,曾經只屬于個人的秘密
                      也完全打開。拆遷這片樓房的日子
                      正是春天,所有樹葉
                      都蒙上一層灰
                      即將成廢墟的半截殘墻
                      寫著:世界不是你的
                      也不是我的。我們都被毀滅了
                      即使,我們仍舊活著

                      【閱讀】

                      2018-12-03

                      立秋帖

                      楚歌

                      仿佛酗了一壇烈酒
                      長風酣暢之后吐出狼藉
                      樟樹仍在用它的斷臂尋找遠去的馬蹄
                      被夏天驅趕的人,窮途末路
                      在等一場淬火的雨
                      彼岸花已經開到彼岸了
                      蟬的鳴叫滑落至它的低音區域
                      有些別離終于珠胎暗結
                      有些荒蕪正偷渡陳倉
                      比如枝頭秀色可餐的無花果
                      比如在黃昏的余暉里交出底牌的銀杏葉
                      它們的宿命加劇了時光的動蕩
                      它們的斑斕混淆了我對落英繽紛的錯亂
                      我明知道遠處那一縷白云
                      是縹緲的,由水組成
                      可我固執的認為
                      那是故鄉的煙囪里,升騰起來的
                      回家的召喚
                      2018-08-15

                      【閱讀】

                      2018-12-05

                      夜行

                      羅夫


                      夜深了,街上沒有了行人
                      只有晚風在路燈的照耀下
                      任性隨意地逛行
                      所有的道路好像都騰空了出來
                      不再需要交警,維持秩序

                      我一個人在街道匆匆地趕路
                      仿佛成了夜的主人,路的知音
                      所有的門窗都已關上,都在防范著鬼魅的劣行
                      我是個無神論者,不擔心會與鬼魅相遇
                      一個人是孤獨的,也是自由自在的,像上帝

                      2018.7.5

                      【閱讀】

                      2018-12-03

                      北美洲那一條小

                      淇奧

                      兒子上學,會路過一條小道
                      偶爾會碰見鹿
                      北美洲的鹿,顯然認為任何膚色的人
                      都和它一樣在散步

                      那條小道兩邊有著圍墻
                      很多兔子洞像風一樣緊貼大地
                      任何生物在這條小道里都是平等的

                      他一個人,躲避開鹿或者兔子的問候
                      忘記路邊垂下的果實
                      在抵達校園前
                      這條小道先灌輸自然與生活。他說

                      不遠處就是喬治亞海峽
                      海鷗有時會帶著細雨一同飛過
                      他們都在小道中抖落風,還有濕度

                      【閱讀】

                      2018-12-07

                      讀碑

                      何永飛

                      拂去塵土,拂去不死時光的碎影
                      露出瘦骨,露出半截嘆息,半截歡呼

                      石頭的硬度還在,英雄的豪氣還在
                      只是裂痕很多,不知是在修正,還是銷毀

                      謊言已模糊,真相浮現出來
                      從一個不冷不熱的詞中,打撈出高山

                      殘缺的部分,隱藏著人道和天道
                      而知曉的人,棄碑而去,空白處布滿陷阱

                      目光,以溫柔,或鋒利,靠近歷史現場
                      花朵里埋著驚雷,露珠里埋著咆哮之河

                      流出的眼淚,不往左,也不往右
                      直直地落入碑底,也許腐爛,也許生根

                      【閱讀】

                      2018-09-26

                      命有炎癥

                      張口

                      我看見紅色的云,摔倒在地的雨都是肉體
                      明天有涼風,買點青菜和豆腐  
                      每當深夜被眼瞼縫入體內
                      咬掉的唇皮裹著昨日的鹽粒 
                      額頭上有一片海水,全是有毒的夢 
                      ——火燒一顆女人頭
                      早晨,坐在椅子上讀書時嘩嘩流淚
                      昨夜,我看得很清楚,短發 
                      眼睛保持微笑的女人頭,在火上燒
                      她的微笑不斷地擴大。有人令我 
                      跪下磕頭。整個身體開始抽搐 
                      黑暗中一個聲音說:效果真快,你要好了 
                      “吃飯了,爸爸。”女兒在叫我 
                      她還說菜里一點辣椒都沒放 
                      有一個香頭說:就是讓他先難受著
                      暫時不會要他命,可以念念經啊
                      放放生啊,吃魚蝦時,看一看它們被煮的眼睛——
                      就知道了。昨夜,流著淚醒來
                      昨日,大暴雨,賣保健品的妹妹過來
                      老婆炒了蝦,我竟吃了一些
                      小時候肺炎,高燒不退,母親為我禱告,信了耶穌
                      現在,眼睛發炎,老婆為了我,開始信佛
                      這大半年,我偶爾讀讀《易經》
                      寫寫詩。六月開始清理自己,清理生活中的垃圾
                      包括垃圾朋友,便扔掉眼藥水,也不再吃藥
                      端起酒杯,喝酒消炎


                      2018.8.3


                      榮光啟點評:

                      19世紀丹麥哲學家克爾凱郭爾(Soren Aabye Kierkegaard,1813-1855)曾談及人的一種“致命的疾病”,這種疾病即“絕望”,它比“死”可怕:“絕望的折磨恰恰就是求死不得。既不能死,又似乎沒有生的希望。這致死的疾病,總是在死的過程中,要死死不了,而是死于死。死只意味著一切的完結,但死于死則意味著活著去經歷死亡。”這種疾病來自于人里面的罪,救贖之道也就是克服罪,罪的克服之道在于信,在于以信心為渠道、恢復人與上帝之關系。“致死的疾病”是人的一種普遍經驗(如此詩作者所說“命中”即有,按基督教的理解,我們生下來便有“罪”,英文為Sin)。認真對待這一疾病,尋求克服之道,人有可能獲得完全不同的生命境界。

                      此詩也在處理一種對于疾病的經驗,不同于克爾凱郭爾,詩中的敘述者“我”基本上是以消解的方式對待疾病的。親人們在以不同的方式為“我”尋求解救之道,有人拜佛,有人追問上帝(“母親為我禱告,信了耶穌”),而“我”的方式則是地道的中國式的(“讀讀《易經》”)、中國文人式的(“寫寫詩”),“我”不依靠那些外在的信仰對象,“我”只依靠自己,吐故納新、加強自身的修為(“清理自己,清理生活中的垃圾/包括垃圾朋友,便扔掉眼藥水……”),最后的“不再吃藥/端起酒杯,喝酒消炎”更是道家的無為與逍遙。作者以中國式的詩人的方式,呈現了人對待疾病的一種浪漫態度。

                      對于詩歌寫作來說,有時經驗的獨特性并不是全部,經驗的呈現需蘊藉于語言和形式,詩的魅力是經驗、語言和形式的互動生成的效果。在語言上,此詩許多意象和情境都非常讓人有感覺、經驗、記憶和想象層面的具體性。比如“我看見紅色的云,摔倒在地的雨都是肉體”(疼痛感)、“額頭上有一片海水,全是有毒的夢”(發燒時的感受)……有些地方,作者的想象非常特別,極為符合疾病患者的眩暈與囈語狀態:“有一個香頭說:就是讓他先難受著/暫時不會要他命,可以念念經啊/放放生啊,吃魚蝦時,看一看它們被煮的眼睛——”。如前所述,此詩在經驗的表達上非常自然,但此“自然”乃是經歷一系列曲折艱難之后達到的,——不管別人怎么做,“我”只以此狀態來對付“炎癥”。一種由疾病帶來的艱難、混亂的生活狀態,至最后成為無為、平靜與逍遙,這一過程,在敘述中成為了此詩的“形式”。

                      【閱讀】

                      2018-11-28

                      草木逢秋

                      孤山云

                      我坐在石頭上
                      被太陽捂熱
                      一年一度的野火
                      已備好了行刑的工具
                      草木逢秋
                      母親在更低矮的村莊里
                      晾曬老棉襖
                      把頭發染黃的銀杏樹
                      嫵媚。像記憶里的女人
                      云被風趕著
                      羊被草趕著
                      遠游的人被影子趕著
                      河流急急如律令
                      我又遇到了年輕時,追趕的那列火車
                      在一個加速度的江橋上
                      我們眼看著
                      很多事物從手中滑落
                      我和河流,都清瘦了許多
                      我附下身子,刮掉鞋上的泥巴

                      【閱讀】

                      共 2000 條記錄,每頁30條  第一頁 |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最末頁  第   
                      重慶时时彩开奖号码
                      <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