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刘康凯:“不朽的暗示来自童年时期”——希尼《谷仓》一诗译余赘语

                      作者:刘康凯   2019年04月18日 11:19  元知网    2    收藏

                      谷仓 

                      谢默斯·希尼 

                        

                      脱过的谷物堆放如象牙颗粒 

                      或码放如双耳麻袋装的水泥。 

                      散发着霉气的黑暗贮藏着 

                      一大批农庄器具、挽具和犁。 

                        

                      地面是鼠灰色的、平滑冰冷的混凝土。 

                      没有窗户,只有两道窄窄的 

                      ?#24179;?#23576;柱,交叉着,从山墙上高高的 

                      通风洞隙射进来。唯一的门意味着 

                        

                      整个夏季不通风,当锌板炽热如火炉。 

                      当你走进,大镰刀的刃,洁净的铁锹, 

                      干草叉的叉齿?#22909;?#20142;的物体逐渐形成。 

                      然后你感到,蜘蛛网塞住了你的肺。 

                        

                      你急急逃进阳光照耀的院子—— 

                      然后又逃进夜晚,当蝙蝠展翼飞舞于 

                      睡眠的屋椽上空,从?#22681;锹?#30340;谷堆里, 

                      有?#23395;?#30340;眼睛盯过来,凶烈,一眨不眨。 

                        

                      黑暗如檐宇吞噬。我如一粒谷壳 

                      就要被射进通风隙的鸟儿啄走。 

                      为躲避上面的恐惧,我脸朝下趴着。 

                      一只只双耳麻袋?#24179;?#26469;如瞎眼的大老鼠。 


                      (刘康凯 译) 

                        

                        《谷仓》是希尼的早期诗作,收入其第一部诗集《一个自然主义者的死亡》。众所周知,这是一部书写乡村童年经验的诗集,诗人以一个孩子的视角,观察和体验其北爱尔兰故乡土地上的人与事。但诗人并没有像很多作者那样,自觉或不自觉地对乡土和童年加以美化,而是忠实于自己的观察和体验,尽力呈现乡土世界的复?#26377;?#21644;自己内心的矛盾冲突。乡土是他书写的对象,也是他藉以感受生命与世界的中介。至于他选择童年视角,可能?#36864;?#30340;一个观念有关,即“不朽的暗示来自童年时期?#20445;?#21326;?#28982;?#26031;语,希尼在一篇访谈中对此表示赞同),从某种意义上说,童年视角更?#23376;?#29983;发诗性。希尼笔下的乡土既明媚又阴暗,既温情又充满暴力,既生机勃勃又沉闷衰败,而童年也不仅只有天真和快乐,其间也时时体验挫败和丧失。正如《一个自然主义者的死亡》一诗所呈现的,在?#27801;?#36807;程中,随着自我意识的不断增强,“我”开始发现自然中丑陋与恐惧的一面,从而不断与之相疏离。这种创伤性的体验,?#37096;?#20197;隐喻人类的某种原型心理。 

                        有了这种认识?#23576;埃?#25105;们?#36276;?#20197;更好地理解?#22836;?#35793;《谷仓》这首诗。谷仓是乡村常见的建筑物,一般体量比较高大、内部幽暗沉闷,对于孩子来说,常显得神秘,乃至可怕。这首诗写的就是童年时“我”眼中的谷仓。第一节以相对客观的笔触描写了谷仓内的贮存物。一、二句写以两种方式贮藏的谷物,一种是散堆在地上的,另一种是装在麻袋里码放起来的。第二句的solid我没有像其他译本那样译为“结实?#20445;?#20027;要考虑一、二两句分别描绘的是谷物放置的形式,而非其质地;solid本身还有“立体的”之义,因此这里我意译为“码放”。三、四句写到谷仓里还?#34892;?#22810;农具,它们和谷物一样,沉默地隐身在散发霉气的黑暗中,并没有显出奇异之处。不过an armoury of虽然被译为“一批?#20445;?#20294;armoury本义还有“武器库”的意思,这个词在第一节的出现微微透露出某?#33267;?#20154;不安的气息。 

                        第二节主要写谷仓内部空间情状:封闭、冰冷、沉闷,与外面炽热的夏?#31449;?#35937;形?#19978;?#26126;对照,让人感觉到这是一个独立、异常的世界。当然,这里又并非完全封?#30504;?#22240;为山墙高处还留有通风洞,从通风洞的隔条缝?#29420;?#23556;进两道阳光,空气中的尘埃在阳光照射下,形成两道明亮的尘柱,像镀了金一样。这两条尘柱交叉在一起,十字架一样插入谷仓的黑暗中,更增其神秘诡异的气息。 

                        在第三节里,作为儿童的“你”走进谷库。?#29992;?#22806;面射进来的光线,使“大镰刀的刃,洁净的铁锹,干草叉的叉齿”从黑暗中逐渐显现出来,变得明亮。原文用form这个动词,描绘出一种奇异的感受,好像那些物体在光线中刚刚形成一样。这符合一个孩子对世界的奇异体验。同时这个词还带来这样一种暗示,即谷仓里的诸物虽然像被施了魔法了一样死寂,但在一定条件下,它会随时苏醒过来,重新?#22836;?#20986;某种神秘的乃至凶险的力量。那些在光线中逐渐形成的明亮的物体,?#21363;?#30528;锋刃和锐尖,正是这种力?#24247;?#34920;现。最后一句出现的蜘蛛网,是谷仓里的常见之物,作为蜘蛛这?#24544;?#37057;丑陋的动物的捕食工具,它和上文那些带刃?#22270;?#30340;农具一样,?#21363;?#26377;武器的特征,在一个孩子的想象中同样具有某?#20013;?#38505;的意味。因此,他会突然感到蜘蛛网塞住了他的肺。这种窒息的体验当然是主观的、想象的,但更强烈地传达了一个偶尔闯进谷仓的孩子的恐惧心理。需要注意的是,本节出现的“你”这个人称,指的是童年的“我?#20445;?#20294;这里用“你”而不用“我?#20445;?#23601;使文本中出现了双重视角:一个儿童视角,一个成人视角。前者在观察的同时,也被后者所观察。两个视角的叠加,丰富了文本的时间维度,拓展了其诗性空间。 

                        第四节第一句,写“你”在恐惧感的驱使下,急急逃到有阳光的院子里。句末用破折号,提示这恐惧还有着后续影响。第二句“逃进夜晚”一语则暗示?#24433;?#22825;到晚?#24076;?#20320;”一?#34987;?#30528;恐惧。需要注意的是,“夜晚”这个词在原文中用的是复数。从第三句“睡眠的屋椽”可以推测,这一节主要写主人公在夜晚就寝后的体验。但从上?#30446;?#30693;,这不是一个夜晚、而是很多夜晚的体验。主人公躺在床上进入梦乡(?#37096;?#33021;没有睡着),他梦见或想象蝙蝠在屋椽上飞舞(?#38498;?#23376;来说,这无疑又是一种神秘和可怕的动物),房间的?#38201;?#37324;有很多谷堆,从那里有?#23395;?#30340;目光一眨不眨地、凶烈地盯过来。第四句中的fierce,有的译本译为“凶猛”或“凶恶?#20445;?#20284;嫌过度,因为该?#22124;?#26377;“热烈”“激烈”之义。这里译为“凶烈?#20445;?#24246;能近之。在这一节的叙述里,谷仓的经历已经给“你”带来了创伤性的体验,在孩童的失控想象中,它变成了一座恐惧的大本营,充满各种神秘的危险。 

                        最后一节继续写夜晚入睡后的体验。第一句中的gulf本是及物动词,但这里被别出心裁地用作不及物动词,这样就更加突出“吞噬”这个动作情态本身,渲染了黑暗降临时给儿童带来的恐惧感。roof-space是屋顶空间的意思,用作比喻突出了黑暗降临时那种铺天盖地的、不可逃避的状态;这里译为“檐宇?#20445;?#19968;方面兼顾房顶之义,另一方面也暗示出“宇宙”之义,符合诗作所要传达的意图,即恐惧中的儿童感觉到整个宇宙都是黑暗的。下面的叙述是“我”在黑暗中的想象,“我如一粒谷壳/就要被射进通风隙的鸟儿啄走?#20445;?#32780;为躲避这种恐惧,“我“不由自主地选择“脸朝下趴着”这种睡姿;但即便如此,我仍然无可逃避地看到或感觉到“一只只双耳麻袋?#24179;?#26469;如瞎眼的大老鼠”。这些想象传达出渺小、无力的自我意识和将要受到某种神秘力?#24656;?#37197;的恐惧感,无疑都是由谷仓经历所引发的。 

                        ?#24863;?#30340;读者会发现,在最后一节里,上文的“你”这一人称变成了“我”。前面提到过,“你”即是童年的“我?#20445;?#24403;叙述“你”的时候,文本中呈现两个视角,儿童的?#32479;?#20154;的。前者有利于呈现对事物的陌生感和惊奇感,加强记忆描述的真切感,后者则更为理性和客观,既能够与前者在一定程度上叠?#24076;?#24863;同身受,又能够与之保持一定距离,并加以观察和判断。但到了最后一节,这两个视角?#38553;?#20026;一,由“我”直?#26377;?#36848;自己的恐惧体验。那么这一人称和视角的变?#28784;?#21619;着?#35009;?#21602;?#35838;?#35748;为可以这样理解,即前面的童年体验随着叙述的推进不断强化和扩大,最后?#22530;?#20102;成人视角?#25442;?#20010;角度说,文本中的成人视角虽然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身的理性,但这种理性的力量其实非常脆弱,最终?#28784;?#26576;种强大本能力?#35838;?#36733;体的童年记忆所击破。这?#23548;?#19978;暗示出一种观念,即童年经验对一个生命本质的生成才更具决定性。在诗的最后一节里,童年时期对谷仓的恐惧经验已经本体化或原型化了,成为“我”对整个世界的恐惧体验的源头或象征,或者说,对这种?#27801;?#36807;程中创伤性体验的叙述,也上升为对某种人类生命困境的观照。 

                                                         

                      The Barn 

                        

                      Threshed corn lay piled like grit of ivory 

                      Or solid as cement in two-lugged sacks. 

                      The musty dark hoarded an armoury 

                      Of farmyard implements, harness, plough socks. 

                        

                      The floor was mouse-grey, smooth, chilly concrete. 

                      There were no windows, just two narrow shafts 

                      Of gilded motes, crossing, from air-holes slit 

                      High in each gable. The one door meant no draughts 

                        

                      All summer when the zinc burned like an oven. 

                      A scythe’s edge, a clean spade, a pitch-fork's prongs: 

                      Slowly bright objects formed when you went in. 

                      Then you felt cobwebs clogging up your lungs 

                        

                      And scuttled fast into the sunlit yard – 

                      And into nights when bats were on the wing 

                      Over the rafters of sleep, where bright eyes stared 

                      From piles of grain in corners, fierce,unblinking. 

                        

                      The dark gulfed like a roof-space. I was chaff 

                      To be pecked up when birds shot through the air-slits. 

                      I lay face-down to shun the fear above. 

                      The two-lugged sacks moved in like great blindr ats.


                      责任编辑:苏琦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重慶时时彩开奖号码
                      <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内蒙古快3实时走势图 东莞体育彩票销售站 真人真钱游戏ea 山西11选5开奖5结果 南京彩票销售赚钱吗 中国福彩网375 吉林时时彩几点开奖时间表 幸运赛车选好技巧 另494 qq分分彩是正规的吗 云南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七星彩走势图30期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快3昨天开奖号码 体坛七星彩走势图 新时时彩开奖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