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詩人主頁 作品 相冊 粉絲

                      粉絲

                      作品

                      詩人作品不錯,挺TA 贊賞
                      筆名:許無咎
                      加入時間:2018-01-20
                      中國 · 北京
                      詩人簡介

                      安徽安慶人,90后,著有詩集《青筠》。作品散見于《草堂》

                      石橋小雨四首


                       《石橋小雨,兮我黃楊》

                      秋風被逼迫盡了。《流水》的曲子便能吞掉黑鳥。滔滔不絕的人在清晨渴望換一副軀體,與它們一同凋零

                      纏住古往今來。大的曳跡不遠,一層層脫落
                      本就不是形體的身外物。害我心臟

                      [巍巍大患]從不強調愛。不篡改千分之一

                      夜間,舉辦一場相似的儀式。喝醉的人說臭不可聞。舊人說破水而起

                            ——2018.1.20


                      《弱草朱靡》

                      梅花鹿過橋,引流水。高于李賀,高于烏黑的
                      隱哨,遲暮降臨,多出來的一雙手
                      過天荒,過風涼。[存而無態]
                      設下的局限,借著火種
                      ——爬行于遺憾自身。須說些事故,作一場法事
                      讓時間喪失理智:不貞潔,充滿羞愧的內心
                      頹廢或是你愛,曾經種種
                      從不為了土地在自我的變動中洶涌
                      水中的干涸甚于岸上

                            ——2018.1.20


                      《和解》

                      不能掐住咽喉。神秘是集中的一份
                      并非嶄新的一無所為的荒原,聽
                      最深的慰藉在一棵樹上形成,像是誰的故人躲在青燈里

                      不許尋覓,不許憑空捏造。穿墻術無情,交換人間
                      彼此身體只是未理清的
                      搖晃充斥,胡言亂語。用手指認仇人,多于指認自身
                      積水平原。破門而出

                             ——2018.1.20


                      《淥水之詞》

                      從小石橋回來。降雨,高處深草,低洼多與腳印合二為一
                      被賦予的,可盼有終
                      周身之魂郁郁不安;借此
                      多有長袍如舊,作輯。拖慢言辭早于昏黃物暖
                      黑發細如山壑

                             ——2018.1.20

                      贊賞記錄:

                      重慶时时彩开奖号码
                      <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