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詩人主頁 作品 相冊 粉絲

                      粉絲

                      作品

                      詩人作品不錯,挺TA 贊賞
                      筆名:駱家
                      加入時間:2017-09-20
                      中國 · 北京
                      詩人簡介

                      駱家,詩人,譯者,攝影師。生于湖北。1988年于北京外國語學院畢業并獲俄羅斯語言文學學士學位。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詩歌創作。出版詩集《驛》《青皮林》《學會愛再死去》、譯著吉·塔比澤(格魯吉亞)詩選《奧爾皮里的秋天》等。其作品入選多個選本。居深圳。

                      南歐意象(組詩)

                      1. Delta銳角


                      在巴黎邂逅玻璃Delta
                      它們的輕押韻純屬巧合
                      天才與盧浮宮之間
                      渾濁和透明之間,許多巖層過渡
                      塞納河堪比香榭麗舍品牌綠洲
                      無論空載還是重荷,船幫吃水都深
                      凱旋門,一塊馬蹄型壓艙石
                      無論晨昏,男人都牽著女人的手
                      而多數精致的法國女人
                      牽寵物狗

                      某個時刻
                      某位游客
                      以一個銳角
                      無故闖入

                      (2018,巴黎)


                      2. 科爾馬


                      上帝撒了把彩色貝殼
                      去南希小鎮住一晚再轉去
                      科爾馬水城,自由溫烈
                      “小威尼斯”河水如白色老瓷片
                      飽覽無數畫布與顏料
                      味道馥郁,如金色的麥子
                      綠色玉米和黑色土
                      但夏天仍不肯放過墜落
                      遠處雪山融化,高速路甩不掉尾燈
                      相比法國第一夫人香水
                      還是田野,依然是田野更干凈

                      低矮古鎮三色旗隨處飄揚
                      巴洛克教堂亮閃閃
                      語言是穹頂文,玻璃畫
                      比紅白藍更耀眼,晃得畫中人
                      睜不開眼。剛烤的法式棍出爐
                      佐酒下菜,它記憶中的默契
                      還給了街頭煙火氣
                      誰上得了十字架,誰復活
                      神父低頭嘀咕

                      (2018,Colmar)
                      注:科爾馬,法國東北部著名的旅游小鎮,自由女神雕像作者弗·奧·巴托爾迪(1834-1904)的故鄉,聞名的阿爾薩斯紅白葡萄酒產區,有“小威尼斯”之稱。


                      3. 天鵝


                      盧塞恩湖也可以稱天鵝湖
                      多數人來都是看湖水的面子
                      天鵝不也是
                      但天鵝也常常成為熱點
                      湖邊你喂養它,就像喂養時間
                      天鵝是時間之子
                      好在灰雁飛走,湖水安靜
                      它把山色勾勒成自己的童年

                      一只年輕的天鵝每一次低頭入水
                      仿佛一次收割
                      仿佛一日連禱
                      仿佛古老屋檐的時漏


                      4. 山坡上的葡萄園


                      大公的城堡在半山坡上
                      山坡上的葡萄園和山頂的雪山也在

                      六月驕陽塑造祖母綠果實
                      井口的水龍頭清涼

                      主人的背影走進后院
                      許多郵戳,許多黑色的船

                      (2018,杜瓦茨)


                      5. 蘇黎世,又一個夢找上門來


                      天涼了(是個疑問),我到處找棉手套
                      肥肥的棉襖外口袋里一下子
                      摸出四只,回憶的空喜
                      一副米黃色、一副淺紅色
                      是兩對毛線手套,我看得如此真切
                      我錯過了蘇黎世的雪山
                      又一個夢找上門來

                      不對呵。明明我回到了江漢平原老家
                      鄉親們圍坐,頭巡酒開席
                      我和大哥滿臉堆笑謙恭地招呼貴賓
                      昂首馬挺立在蘇黎世理工大學圖書館門前
                      我從河邊輕松爬上山來
                      懷揣父母的照片,在這里時間不會缺席
                      我的夢醒得燦爛


                      6. 米蘭模特


                      今天是父親節
                      如果父親還在,我希望和他一起
                      到米蘭
                            看漂亮模特

                      現在我像父親一樣走路、咳嗽
                      高血壓不近不遠地跟著
                      我抵達米蘭
                                父親就在米蘭等候

                      (2018.06.17)


                      7. 歌劇院遺址


                      里昂搭好了舞臺,在古老歌劇院廢墟上
                      (也許里昂本身就是一座最好的舞臺)
                      夏天悠長,詠嘆調能解讀它
                      狹窄的甬道,能猜到窗戶很高
                      歌聲中拾階而上,全部神經
                      極度亢奮,像重唱部分
                      一只灰鴿飛過,落在高處的斷垣石壁
                      沒有人告訴我,它能找到什么
                      興高采烈的學生團對照清單核對
                      這是前廳、更衣室、演出大廳......
                      最主要的任務每人完成自己看到的歌劇院
                      而不是畫它的遺址
                      我討厭懷疑,城市簇擁過來
                      孩子們確信
                      歌劇院活著,剛步入老年

                      (2018.07改定)


                      8. 夜色很亮


                      博納更像是巴黎的鄉下
                      一切都很松弛
                      伯恩濟貧院改成了一家豪華旅館
                      戰爭成功地消滅了窮人

                      晚上八點甚至更早商店關門
                      但都不回家
                      我和他們一起都坐在露天小酒吧里
                      打望很亮的夜色

                      這里不是教堂,用不著循規蹈矩
                      懺悔自己。誰家不藏幾瓶好酒
                      夜色好時,教堂的椅子空
                      神父莫名憂傷:黑夜到底去了哪里


                      贊賞記錄:

                      重慶时时彩开奖号码
                      <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