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詩人主頁 作品 相冊 粉絲

                      粉絲

                      作品

                      詩人作品不錯,挺TA 贊賞
                      筆名:吳投文
                      加入時間:2017-07-03
                      中國 · 北京
                      詩人簡介

                      吳投文,出版有詩集《土地的家譜》《看不見雪的陰影》等,發表論文與評論150余篇。

                      吳投文散文詩四章


                                誕生

                      有了光之后,人類就從土地里慢慢冒出來了。
                      先是冒出了一綹頭發,和草木混雜在一起,綠色的風灌滿了天空。
                      接著額頭長出來了,像一片新鮮的竹筍,一節節拔高,驚動了草叢中的昆蟲。
                      就出現了眉毛,像兩片彎月,調皮地互相抖動,吸引了林中的獸物,使它們屏住了呼吸。
                      一雙眼睛出現了,從沉睡中緩緩睜開,目光里充滿了透亮的新奇,像宇宙泄露了它的秘密。這是一個豐富的世界,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都有了,各樣植物綻放了茂密的五彩。一泓清澈的泉水穿過林叢,流向了遠方。有時眼睛眨幾下,就看見了天上斑斑點點的星星。
                      接著鼻子、耳朵和嘴巴爭先恐后地出現了,就有了氣味、聲音和語言。一朵花就有了芳香,林中就有了喧鬧,也有了最初的命名。土地上的事物各歸其位,擁有了內在的秩序。 
                      脖子出現了,不安分地左右扭動,世界就變得更寬闊了。這時下了點小雨,林中的獸物享受清涼,都安靜下來了。
                      雨水順著胸脯流下來,經過了很久的等待,一對乳房就出現了。飽滿、圓潤、清潔,在陽光下呈現出優美的弧度。這是自然賦予的尊嚴和生機,也是必須接受的賞賜,哺育就有了正當的理由。乳汁溢出了新鮮和芬芳,林中的獸物都露出了渴望的目光。
                      接下來是更漫長的等待,土地上的事物似乎停止了生長的速度,然而,肚臍出現了。這是身體的一個襯托,卻太美妙了。這個從身體里冒出來的漩渦,充滿了自然的幻影。它從不流淚,卻流出了山水的神圣和恩情。
                      接著是一雙手提前出來了。慢慢地舉起,看清了有十個手指,在陽光下活動自如。林中的獸物駭然四奔,躲在遠處窺視,卻見這雙手摘下了一片樹葉,遮住了肚臍下面的部分。
                      這片樹葉還帶著清晨的雨露,在陽光下閃爍著奇異的光彩。從春天到夏天,從秋天到冬天,這片樹葉始終沒有落下,風和雨,雪和雷電都沒有掀開這片樹葉。
                      然后是大腿和膝蓋出來了。赤裸的,有如光潔的巖石,充滿了力量。
                      一雙腳終于出現了。先是猶豫著邁開了一步,接著邁開了另一步,就迎著遠方的日出跑去了。一個影子拖在后面,帶著時間的啟示。
                      這時,土地上有了更多的動物和植物,它們載歌載舞,到處是一派歡樂的光景。
                      在自然的樂園里,它們都有屬于自己的快樂。
                      這就是誕生。土地上有了人類,萬物的秩序充滿了神秘,同時恢復了真相。
                                                    (《散文詩》2018年第8期,上半月刊)



                                    身體里的思想者 

                      我們每個人的身體里都住著另一個人。他是一個思想者,想入非非,自言自語。
                      在塵世里,我們穿著自己的身體,無緣無故地去愛與恨,無緣無故地聚集在一起,又無緣無故地分開;無緣無故地追逐名和利,無緣無故地生與死;無緣無故地哭和笑,無緣無故地悲與喜。在塵世里,我們的身體終究是一個巨大的容器,里面盛放著無緣無故的身份、履歷和誘惑,也盛放著無緣無故的苦難、悲劇和枷鎖。一切可以盛放的,我們的身體毫無選擇地接受,宿命地接受一切誕生與終結。我們的身體也終究是一座墳墓,無緣無故地暫時停留在世上,又無緣無故地消失在世上。
                      這就是我們在塵世里所經歷的一切,無緣無故地經歷這一切。
                      但我們身體里的那個思想者卻一直醒著,他裸露在沉默里,我們看不見他,卻能感覺到他。他在我們享樂的時候念著咒語,在我們墮落的時候祈禱一切的懲罰,在我們悲觀的時候暗暗地用力讓我們站起,而在我們樂觀的時候又無緣無故地讓我們痛苦。在塵世里,我們的肉體穿著各式各樣的裝飾,卻布滿一切狹隘和陷阱,而我們身體里的思想者裸露我們的偽裝和無緣無故的命運。
                      我們每個人都是孤獨的存在的個體,但思想把我們聯結在一起,又區分我們每一個人。思想引領我們向死而生,也引領我們死而復生。思想托住我們的身體,無緣無故地反抗我們,而又無緣無故地重生我們,賦予我們屬于人的道德、尊嚴和理想。
                      是的,我們的身體里都都住著另一個人。他是一個思想者,無緣無故地背叛我們,又無緣無故地忠誠于我們的身體,因此,他是一個叛逆的異端,又是一個真誠的信使。 
                      這就是我所理解的身體和思想的關系。
                                             (《星星?散文詩》2014年第8期發表)


                                           在樓頂上的夜晚

                      我睜大了眼睛,卻找不到那顆星子了。剛才它還在頭頂上忽閃,我只是迷糊了一下,它就不見了。樓頂上的風有些涼,我裹緊了被子。在秋夜,我習慣在樓頂上睡覺,那些星子點綴在天幕上,似遠而近,散發出一種藍色的氣味,把我引誘到了一種放蕩的想象里。我徹底放松了下來,長吁了一口氣。這整個的天空屬于我一個人的了,這全部的星子屬于我一個人的了。我感到了一種裸露的快意,在一種神秘的召喚中,恢復了內心的事實。 
                      我摸到了自己的身子,真實地感到了它的存在。我摸到了自己真實的體溫和心跳。很久以來,記不清確切有多長時間了,我從自己的身體中走了出來,去了很遠的地方。我的身體成了一件空洞的外衣,掛在了別人的脖子上。在人群中,我不斷地附在別人的身體上,從一個人到另一個人。我就這樣在人群中走失了。
                      我隱隱感到了一種茫然自失的瘋狂。我看清楚了,我的身體生活在一種假相里。
                      在樓頂上的夜晚,我確實站到了高處,看清了一些事物的真實,回到了自己的內心。
                                               (選自吳投文博客)



                                           虛幻的夜晚

                      在這個異常寒冷的冬夜,我面對著一片虛空。似乎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壓迫,在我的心上不斷加重,拉著我往下沉,一直沉到不可見的時間的深處,沉到一片遙遠的寂靜的荒原上。我的周圍布滿我自己的影子,但我不需要它們,不需要這些多余的印記。我需要走出自己的身體,走出自己的聲音,需要在一片完全的虛空中,進入一個虛空的完整的自己。
                      我對我是多么陌生,就像我和我之間隔著另一個人。我愿意在虛空中靠近另一個人,然后進一步靠近自己,靠近自己的內心和體溫。我和你是隔膜的,盡管我熟悉你的眼神和你的每一個夢;我和他是隔膜的,盡管我和他互相熱烈地祝福和擁抱,并且一同留下感動的淚水;我和我是隔膜的,當我和我默然相對,在各自的自言自語中,不能為同一顆心而激動。你是另一個人,他也是另一個人,還有我,是另一個人的化身。在我和我之間,隔著你和他,在你和他之間,隔著一個懸在虛空中的我。我靠近你和他,其實是在靠近我自己;你和他靠近我,其實是靠近你自己和他自己;你靠近他和他靠近你,其實是靠近真實的邊緣。我愿意通過你和他,在一片完全的虛空中靠近真實的自己。
                      我屬于一個整體之外的虛無和混沌,我感到自己是空的。我經常陷在一片虛幻的情境中,就像今夜,在這樣的寒冷中,我不由自主地顫抖,在顫抖中變成腳下的火爐和溫暖中的痛苦。
                                                          (選自吳投文博客)
                       

                       

                      贊賞記錄:

                      重慶时时彩开奖号码
                      <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