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赵俊
                      加入时间:2016-07-02
                      中国 · ?#26412;?/div>
                      诗人简介

                      浙江德清人,目前定居深圳,出版诗集《莫干少年,在南方》。

                      莫干山之子

                      莫干山之子

                      ——给赵友林

                      1、

                      当饥馑的警报,响彻在无声息的乡村

                      你睁开混沌的双眼。在世上

                      领略黑白的风情,很多同龄人甚至

                      来不及被埋葬在,半个世纪前的坟墓

                       

                      当他们在阴间踉跄而行。你捧着

                      搪瓷小碗。度过最初喑哑的岁月

                      在砖瓦结构的人?#21905;?#31348;中

                      在谜一样的政治语境中。没有什么

                       

                      能够戕害到你。被苏珊桑塔格视为

                      疾病隐喻的肺结核,未能将你

                      从青葱岁月中夺走魂魄,几颗獐

                      胃部的结晶体,拯救了你的食欲

                       

                      从此,你开始像青草和藤蔓一样

                      在山村的机体内,拥有了

                      自己的一席之地。你不再注视

                      那些目光中,积聚的戾气

                       

                      在中国的隐喻中,痨病和短命

                      是连体婴儿,在那个时刻

                      你顽强的站立。就是一次

                      成功复活的分离手术

                       

                      2、

                       

                      政治风暴和你无关。只是便于在

                      ?#21451;?#30340;肌体,注入足够剂量的苯丙胺

                      让你更快地面对,暮色?#26286;?#30340;乡野

                      在某个时刻,你不动声色

                       

                      加入星辰观察者的行?#23567;?#21482;是

                      清晨总是很快屠杀启明星。当

                      谷物的重压,锤炼着你的臂力

                      这只是通往竹林的一场预演

                       

                      七十年代。玉娇龙和李慕白

                      在竹?#30452;?#30340;墓穴隐居多年

                      只有送葬者的集体演奏,才能打断

                      少年通往竹林的六重唱

                       

                      再多的重量,?#21442;?#27861;压弯荷尔蒙

                      从食物中钻进你的体力。獐乳如

                      回春的药品。让你成为摔跤游戏

                      时常的获胜者。而肺结核的孑遗

                       

                      使你最终成全你高贵的外?#30149;?#22312;美髯

                      和性感双唇的双方。发光的眼睛

                      成为绿色军装年代,其它闪亮的颜料

                      涂抹在,村姑们空白的人生画纸

                       

                      3、




                      最?#31449;?#32511;色,将你痨病的屈辱中拯救

                      这鲜艳的休止符。意味着山村成为

                      身后静默的风景。当你第一次横跨

                      长江的腹?#20426;?#37027;个写诗的领袖

                       

                      在秋天成为黑白颜色的人。悲恸的母亲

                      暂时搁下农田的战场。?#20960;?#21040;

                      南京白水桥的某个营地。从绿皮火车

                      出来的中年女人,在她儿子的瞳?#19990;?br/>
                       

                      变成温暖的移动物。在总统府前

                      这?#27835;?#26262;像秋天的雨。滴进你二弟的胸前

                      那支气息的英雄牌?#30452;剩?#23558;墨水撒向整个故都

                      模糊掉?#31508;?#25152;有的场景,包括?#31508;?br/>
                       

                      你的母亲是如何,和你战友的母亲

                      取得联系。如何克服农村妇女的通病

                      和第二个儿子来到故?#32908;5笔?#30340;照片

                      只负责你们的笑容,并不探讨细节

                       

                      而当你和战友以相同的方式死于梦中

                      多年后,在我的微?#25490;?#21451;圈中

                      这张照片的再度降临,?#30431;?#30340;女儿

                      寻找到相同的悲伤气息,命令?#39029;?#40664;

                       






                       

                      4、




                      在小冰川时期。南京的酷暑和寒冬

                      总是交替着变幻着魔术。以达到某种

                      意义上的平衡。当操练的声音响彻在

                      白水桥的旷野,?#32423;?#24778;动 游动的乌梢蛇

                       

                      当你在菜园中烘烤它。以拯救匮乏的

                      ?#24034;?#24102;来的厌倦?#23567;?#24403;你解下军装

                      开始在营房中,阅读一本书籍

                      陌生的黄豆字,潜入你黑夜的洞穴

                       

                      毛笔故乡的来客,因为军事的迅捷属性

                      用鸡毛笔在昏黄的灯光下,对着?#23383;?br/>
                      磨练手臂和它的契合度。窗外的风声

                      时常?#24503;遥?#32440;张和头发。?#24503;?br/>
                       

                      黑夜应该具有的某种警醒标志。你在思索

                      年少时的羸弱之躯,何以战胜村庄里

                      最初遒劲的胳膊,何以用绿色的衣服

                      覆?#20146;?#31481;林,漫天的绿色所带来的霸权

                       

                      当你写下这些。当窗外的星星在向地平线

                      坠落。当你脱下军装,走向村庄的道路

                      七十年代已被剃度,变成和尚头部的香疤

                      可乡村的信众,依然守着着沉默的?#38378;?br/>
                       

                       

                      5、




                      乡村世界陷入?#20598;?#30340;两端。?#27426;?#26159;

                      乡村肆虐的病毒。隐藏在田间的

                      细小的?#37096;?#29983;物。击碎信息封闭时期

                      农人们软弱的皮肤,它们?#20154;?#34541;

                       

                      更能吸收红血球的养分。直到魂魄

                      成为最后的晚餐。乡村的犹大出卖

                      农业的小?#21462;?#32780;你,穿着盔?#35013;?#30340;衣服

                      像在执行着军事任务。小镇来的医生和你

                       

                      ?#40644;?#28857;燃了从部队拿来的火药。像雄黄粉

                      对蛇类的警戒。这些黄色的粉末

                      从?#39034;?#20026;一个吉?#20303;?#24403;病毒隐退

                      你必须将目光投向,?#20598;?#30340;另?#27426;?br/>
                       

                      那里安放着,因参军而被囚禁的青春

                      在流氓罪未?#40644;?#29992;的前夕。?#22836;?#23427;

                      犹如放出一头?#20102;?#30340;狸猫,在原野上

                      ?#24050;玻?#29369;如领地已被别宿主?#32456;级?#26102;

                       

                      你在少女的丛中施展腾挪术

                      ?#21592;?#20110;,花朵更快地被带入蜂巢

                      当你的母亲,嗅到空气中溽湿的情欲

                      用尖锐的眼神目送,紧掩的房门

                       

                      6、




                      当你遇见她。在时间的?#24471;?br/>
                      你照出的人生,将指向哪一个

                      形容词?取下流浪的佩刀

                      将自己禁闭于山下的房舍

                       

                      魔幻于基因的传?#26657;?#24403;我来到

                      这个嗷嗷待哺的世界。喂养你

                      作为父亲的欲望。你拾掇起

                      荒唐人生,进入劳作的单向街

                       

                      ?#30333;?#40657;烟的拖拉机,在八十年代

                      像一条黑蛇一样,钻进乡村的腹部

                      当它的趔趄成为你永恒的噩梦

                      我在医院过道上,无法忍受

                       

                      因照顾你,而沾染药水和石膏的她

                      你用泪水灌溉,我自行断奶的时刻

                      此后的日子,在木?#24335;?#26500;的房屋

                      我和你,?#40644;?#23433;眠在她娘家送来的温床

                       

                      间或有豺偷猎猪?#23567;?#36825;是聊斋最后的抒情

                      当你慢慢地爬下楼梯,当你的身后升起炊烟

                      你想象自己?#30452;?#25104;荷?#25925;?#24377;的士兵

                      在雪地里,你徒劳寻找的脚印被大山吃掉

                       

                      7、




                      彩色的领带织造的梦想彩虹。时常

                      照耀在橱柜的缝隙。照耀绿皮火车

                      当你的身影,游弋在关中大地

                      那些彩色的钱币,被锁进

                       

                      购买者幽静的人生暗格。当你一?#26410;?br/>
                      用毛巾抹掉风尘,和忧伤的表情

                      领带加工厂,便在身后关上永恒的大门

                      最后橱柜成为彩虹的博物馆。?#21482;?br/>
                       

                      奥斯维辛集中营。你用各种方式

                      虐待这些彩色的异族。当它们的尸体

                      被抬出,在阳光的墓穴中得以安葬

                      暴雨像暗房一样,冲印出你无奈的心情

                       

                      ?#19997;?#22905;缝补加工丝绵被外?#20303;?#32541;补

                      生活的巨大冰窟。拉出那个躲在

                      下面的你。当你重新站立在堤坝

                      你看见疾驰的火车,拂过断裂的山谷

                       

                      拂过你青春的瞳?#20303;?#36828;方的风景

                      已被吸?#23665;?#35760;忆的万花?#30149;?#24403;你

                      闲暇的时候,你用受伤的嘴唇向我?#24425;?br/>
                      窥见的图案,以?#33487;?#25569;生活的肌理

                       

                       

                      8、




                      在黑夜的盲肠上,你是搅动的?#21561;?br/>
                      在冰冷的季节,你依然将鱼类

                      从江南的水乡,搬运到丘陵地带

                      以此保证,人类食物的多样性

                       

                      寒风的刀片,切割着摩托车上

                      你俊美的脸颊。碎片就像被宰杀的鱼

                      而挂掉的,鳞片对着买鱼的女人

                      当她们喝着新的鱼汤。在锅中的幻象

                       

                      是少年时的你。你走过竹林的腹地

                      一大片杜鹃花映红,维特的烦恼

                      天堂的雨滴,侵蚀着大地的表皮

                      在温暖的食物中,春天的事物一再涌现

                       

                      在春天的一角,我已经进入画面

                      当你的基因,在我的脸部复制和涂改

                      当俊美的故事?#20132;?#30456;传,女人们

                      摸着我幼小的头颅,用感叹

                       

                      去追忆她们的似水流年。不是每个女人

                      都是杜拉斯。她们?#23380;?#30340;语言

                      无法再现青春娇艳的曲线。可在

                      描摹的时候,依然奉献了接近幽怨的词汇

                       






                      9、




                      当春天真正,以剑客的名义刺?#33519;?br/>
                      山村生活。满山的野茶无处可逃

                      当他们变成战利品,成为城市殖民的

                      又一重要战役。你变成骑兵

                       

                      当你用现代机器,将这些树叶的尸体

                      装进精美的塑料袋。你也重装了

                      我们的生活。当城市的楼宇一再入侵

                      山村凝固的生活。你的奔走不可逆转

                       

                      你改变城里人液体的浓度,?#30431;?#20204;的胃部

                      和野外的一次萌芽,发生形而上的联系

                      你开始思考,如何和密集地带的人口

                      建立起一?#27490;材?#20851;系,而不是

                       

                      仅仅在春天,发生每年一次的短暂相遇

                      应该在生活的备忘录里,让彼此的气息

                      保持在一致的?#38477;鰲?#19981;该让城市名字

                      只是一个地图上的标点,你时常走进其中

                       

                      以介绍信的拥有者,居住在

                      狭小的?#20889;?#25152;。谋杀漫长的夜晚犹如谋杀

                      自己身上的一小部分体毛。黑夜中

                      睁开眼的灯火,照亮在城市里赤裸的人 

                       

                      10、




                      九十年代城市的要义:膨胀

                      将更多的人,逼进更深的洞穴

                      ?#30431;?#20204;在阳光的舞池中迷失

                      ?#30431;?#20204;,以幽居换取自然的谅解

                       

                      为了解决这一?#23567;?#20320;无数次地将

                      莫干山的竹纤维,注入浦东的动脉

                      它们?#35868;?#20010;循环系统,迅速分解出

                      动人的汁液。喂养膨胀的动力

                       

                      无数低矮的洞穴,正在地平线上消失

                      你站在杨浦大桥上,遥看消失的过程

                      像欣赏一幕歌剧,而你也加入到

                      演唱者的行?#23567;?#20320;终于使自己再次

                       

                      加入到城市合唱团。你在歌剧院的穹顶

                      看到作为守卫者的自己。而那时被你

                      嚼碎的句子,又在吞咽后?#22836;?#22312;

                      空气的马槽中。?#40644;?#26531;红色的马

                       

                      正在吃掉这些句子饲料。不久之后

                      你将为他们注入剂量相当的毒液

                      你总是需要一点血清,才能抵御

                      上海话,像蛇一样咬进乡村俚语的表皮

                       

                      11、

                       

                      在?#32440;?#20013;行走的你,被植入

                      城市的记忆芯片。当你夹着

                      皮包,看着人们将毛竹搬运上

                      不堪重负的卡车。你没有想起

                       

                      在某个时刻,印着老虎字样的膏药

                      曾拯救过你的睡眠,?#19997;?#20320;的骨骼

                      ?#27801;?#25104;一片平静的?#39184;俊?#20320;躺在太师椅上

                      突然感到骨?#38450;錚?#26377;草木生长的声音

                       

                      当你再度降临在医院,手术刀

                      以错误的方式剪?#26657;?#39592;头葳蕤的枝叶

                      当多余的部分,还是体内疯长

                      当神经纤维被切割错误,你在病房里

                       

                      按着疼痛的部位,毛豆般大小的汗珠

                      在泪珠的搅拌下,和走廊奇怪的味道

                      混杂在?#40644;稹?#25104;为我对医院又一次

                      成功的?#30913;选4丝?#36275;够剂量的安眠药

                       

                      从此注入你的体内,成为恶之花的子叶

                      ?#26412;?#31934;灌溉,当尼古丁成为肥料

                      当再一次的手术,成功拯救你的骨头

                      你不知道,黑暗开始在你的心脏扎下营寨

                       









                      12、

                       

                      在铁轨的旁侧,租住的房屋 

                      是挂在树枝上的响铃,晃动出

                      失眠的夜晚。当你在城郊结合部

                      沉浸在宏大的创业叙述之中

                       

                      维?#28404;?#20204;的,只有一条冬天才通往

                      山村的光缆线。当鲁米那还没有

                      彻底催眠你,你的声音在线那端

                      传输进来。翻译成严厉的?#21040;?br/>
                       

                      当节假日,?#39029;?#22352;乡村巴士漫游在

                      莫干山麓。当四季的变化让我甄别

                      美与丑的界限。我实在无法判断

                      你是在美丽新世界,还是陷入

                       

                      城市乌托邦的语?#22330;?#24403;我看到你

                      用大哥大娴熟地拨出电话,当你

                      在夜色中,陷入一场与酒精的交战

                      你并没有像电话里那样,和我交谈

                       

                      直到翌日的清晨,督促我再次通往

                      山村的道路,书包里的大额钱币

                      是你酒酣之际塞进去的么?我都将它们

                      ?#19968;?#25104;书本,让别人更好地甄别我和你

                       







                      13、

                       

                      当我终于在城市定居,少年体内 

                      涌动的反抗暴君的体液,开始挥发在

                      青春的实验室。这让习惯

                      让?#31227;?#26408;马的你,陷入政权松动的假想

                       

                       

                      更深的风暴,来自于我语言结构的变化

                      对于真理的痴迷,开始让我?#29260;?br/>
                      我们固有的疆域。尖锐的词语

                      变成酸性的气体,灼伤权柄上的金属

                       

                       

                      在城市的角斗场,和金钱巨兽搏斗

                      ?#33655;?#30340;你堆积起?#30452;?#35797;图在莫干山麓

                      建造一座,让周边臣民啧啧称奇的宫殿

                      ?#30431;?#25104;为勋章,闪耀在乡村天眼的下方

                       

                       

                      在灯下,你?#24425;?#22914;何在森林深处

                      将?#38745;?#33150;挪于山地和平坡之间

                      在语言的泡沫沾染住我的思绪前

                      我突?#32531;?#19978;厚重的房门,他用木棍

                       

                       

                      ?#27809;?#25105;的身躯。像?#35805;颜?#39746;的桃木剑

                      刺穿了鬼魅的慈爱。我对着夜色说

                      “如果回归马厩是你最后的献辞

                      那么城市的奔腾,就将陷入无意义的沼泽”

                       

                       

                      14、

                       

                      当我们栖身于建筑群之中,山村句式 

                      再一次失效。当防盗窗锁住群星

                      钻进房间的通道。你沉默地躺在床上

                      新鲜的楠木和棕榈,气味搅拌出

                       

                       

                      仲夏夜之梦。当你和战友们在

                      客厅里觥筹交错。我将自?#26680;?#36827;书房

                      当你们回忆青春,?#40595;?#28389;调的字根

                      像爬虫一样入?#27835;?#20204;的生活

                       

                       

                      当我在医院的亭子,度过漫长的夜晚

                      当你四处寻找我的踪迹,我先于你

                      回到山村,在水库中漫游而我同学

                      溺亡的消息,成为你挥鞭的出师表

                       

                       

                      只有当你无法忘记山野的气味。让猎户

                      用霰弹将新鲜的?#33804;?#21644;竹鸡,运送到

                      城市张开的血盆大口,我们在冬日烹饪以此

                      驱散夏日以来的戾气,完成握手言和的仪式

                       

                       

                      当你啜饮,在红木家具的阵仗中

                      为自己摆下宴席,当你杯中的酒

                      被夜色涂抹?#20065;?#29632;色的光斑,遗憾的是

                      我未到饮酒之龄,我们不曾拥有对饮的夜晚

                       






                      15、

                       

                      你站在秋天的阴影里。你高耸的喉管 

                      所带来的浑浊之音,隐没在竹林

                      箜篌般的演奏之中。来不及消失的烟蒂

                      一张病历诊断书,漂浮在山脊中的溪流

                       

                       

                      当你数次在医院,疾病的隐喻未曾

                      让你感知到死神,曾觊觎过你

                      过于美好的肉体。你发际线的倒退

                      未曾让你感知,青春被蚕食的足音

                       

                       

                      正在以急行军的速度,送达你的耳膜

                      只是,这一次你血液的败坏

                      让你第一?#32963;?#30693;到了死神的舌头

                      已经开始舔舐你脆弱的血管

                       

                       

                      它们随时?#21152;?#31361;然?#28010;?#30340;可能

                      只是你隐藏在心里。而声色犬马的日子

                      正是隐匿那些悲伤的颗粒。这细小的分子

                      继续蚕食你。你开始有意增加回乡的次数

                       

                       

                      你和万物保?#36136;?#24403;的距离,当人们

                      开始谈论你日益笨重的躯体。清瘦少年

                      正站在你的旁侧,我的笑容越来越

                      接近克隆的频率,为你曾经的青春代言

                       

                      16、

                       

                      高血压并未像竹子梢头上的雪

                      压弯你,改变你生活的弧度

                      你购买一?#37202;?#36710;,用强光照射进

                      山村漆黑的夜晚。一只受惊的田鼠

                       

                       

                      倒在橡胶和地面摩擦的血泊之中

                      你看见过惊恐的斑鸠,被喇叭声

                      驱赶的场景。而我就在?#22868;?#39542;

                      摇下车窗,在夜色中寻找祖屋的坐标

                       

                      当你的父母,坐在破旧的房屋中

                      用一杯熏豆茶结束这次的探访

                      你会用追光灯的隐没,告诉他们

                      探访何其短暂,而你将更多地

                       

                      属于城市的乱流。舞池曼妙的音乐

                      会告诉你,生活该有的节奏

                      而在更多的时候,这?#37202;?#36710;

                      并不属于你的家庭,你拥有

                       

                      更多广阔的生命。你的女郎

                      拥有波浪式的卷发。当她们摇曳着

                      你脆弱的躯体,你生命的烛火

                      被再一次地消?#27169;?#30452;到根部隐约可见

                       






                      17、

                       

                      我脆弱的桡骨。和地面发生触碰

                      黑白的皮球无法阻止这次摔倒

                      闻讯赶来的你,在医院的走廊上

                      我无法躲避你目光的侵入,等待着

                       

                      你的吼声对我,进行二次伤害

                      当你和医生,按住我粉碎的骨头

                      对我错位的部分进行修正,吼声

                      来自于我,而你喑哑于儿子的?#35270;?br/>
                       

                       正在侵蚀你的威仪。你听着

                      千禧年的钟声,末世的狂欢和没落

                      同时刻印在,人们机械主义的?#25104;?br/>
                      无法感知?#24405;?#20803;的你,在病房里陷入

                       

                      一种集体无意识的莫名?#21482;?br/>
                      你抓住我的手,在还原孩提时代

                      那些怜爱的瞬间。当手动?#35868;?#26080;效

                      我被推进手术?#36965;?#20197;修正桡骨?#22270;?#32905;

                       

                       粘合的角度。你不?#32420;?#24320;我被麻醉剂

                      软化的右手。你苍白的脸随着

                      秒针的转动,正在突出窗外

                      烟花的颜色,整座城市正在陷入嘉年华

                       

                      18、

                       

                      我无法直接说出一个日子。他们是西方

                      浪漫隐喻的部分。他们来自于瓦伦丁

                      和典狱长女儿的爱情。而这天在东方

                      在我的家庭,变成我永恒的受难日

                       

                      当成捆的?#20498;澹?#20174;昆明?#35805;?#36816;到江南

                      成为爱情的甜点,而在莫干山麓

                      你冰冷的尸体,成为咏?#38236;?#21535;诵的主角

                      黄色的?#20498;澹?#25490;满了乡村纪念堂的台阶

                       

                      当你的战友深情地回味,你们永恒的青春

                      他们从未向神忏悔,你生命的折戟沉沙

                      也有他们罪恶的助攻,不完美的生活方式

                      正是通往墓穴的捷?#19969;?#36825;和他们的悲痛

                       

                       

                      同样都真实存在。我没有忘记

                      那天她失去丈夫后的?#31391;?#22823;哭

                      我没有忘记你冰凉的尸体。我不想修正

                      死亡的惊恐。我想修正的是:

                       

                      那个闻讯而来的女子,被我用拳头

                      阻挡在你的尸体之外。你们曾短暂

                      拥有过爱情。这或许是另外意义的瓦伦丁之爱

                      谁?#21152;?#35813;活在,?#38901;蛩蓝?#29983;永恒的追随中 

                       

                       

                       

                      19、

                       

                      第一次进入火葬场。我就需要

                      面对自己的父亲。当我第一次有资格

                      捧着遗象,行走在送葬者?#28216;?#30340;前端

                      我就永恒地失去了这个机会

                       

                      我桡骨上方的石膏,正在阻断

                      ?#39029;?#20026;一个中国式孝子的机会

                      他们以各种方式劝慰我,并不知道

                      对此我毫无悔意。只是面对

                       

                       你曾受伤的骨头化成?#21307;?#25104;为

                      小盒子里的?#29992;瘛?#36825;会永远地

                      消除你的疾病。也让我无法

                      听到你的嘱托和遗愿,无法

                       

                      让我们互相完成道歉,修正在有限的

                      生命交汇里,互相伤害的父子关系

                      我只能在你的遗像前,放上你生前的药片

                      那些凝固的黄色粉末。会让你的心脏

                       

                      不再抽搐。让你在地下像在

                      死亡来临前的夜晚,用酒精和麻将

                      继续消磨自己有限的人生。继续

                      开着车,完成和父母的惊鸿?#40644;?br/>
                       

                      20、

                       

                      当我回到你的骨?#28082;?#20043;前。红色的檀木

                      被笼罩在玻璃的囚室之中。我未曾

                      擦拭过玻璃上的?#39029;盡?#23601;像我

                      在你的面前,永远不需要掸落

                       

                      身上的?#39029;盡?#20320;的照片已经永恒地

                      留在了不惑之年。而我正在向

                      那个年龄不断靠近,我们最终

                      会成为朋友么?#31354;馑?#20046;将成为

                       

                      一个永恒的伪命题。而你安躺的地方

                      正在?#40644;?#36710;的爪印深深抓伤

                      和你当年奋力向外延伸的触丝

                      缠绕在?#40644;穡?#24418;成更深的悖论

                       

                      在十七年后的春天,我和故乡

                      相聚一千二百公里。当我打开

                      现代化的社交工具。我看见

                      更多的人正在涌向你的周遭

                       

                       

                      将有更多的人呼吸你,呼吸过的空气

                      将有更多的人,住到那些被?#32435;?#36807;的

                      农家的小院。而永远不可复制的

                      是你在莫干山麓,曾经活过的证据

                       

                       

                      2017年5月 

                      作品 全部

                      赞?#22270;?#24405;:

                      重慶时时彩开奖号码
                      <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