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海男
                      加入时间:2016-04-13
                      中国 · ?#26412;?/div>
                      诗人简介

                      海男:写小说,散文、诗歌,曾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

                      长诗<边疆>节选二

                      1、一只澜沧江岸的兀鹫能活多长时间


                      一只澜沧江岸的兀鹫能活多长时间

                      突然出现?#30007;?#24187;之谜,跃起在峡谷

                      就眼下的场景来说,看到的是冰凉的石头

                      从石缝中?#32423;?#20250;看见?#27426;?#34013;花

                      ?#32423;?#20250;看见一条蛇在石缝中穿行的?#24405;?/p>

                      ?#32423;?#20250;看见江岸的砾石中摇曳出?#27426;?#28010;花

                      兀?#31449;?#22312;这条江岸上空盘旋着

                      如果想看到一?#22238;?#40555;是从哪里来的

                      那么你需要追随它黑色翅膀下?#30007;?#24459;

                      其实,只要你用心倾听它拍击翅膀时的音韵

                      就可以看见江岸的一座座深深浅浅的大峡谷

                      就是兀鹫们夜晚栖身之地。只要你留意

                      你就会看见一片片黑色的羽毛

                      沉落在岩缝中。栖居,是一个区域

                      是人解决了饥饿、思想斗争之外

                      所奔赴之地。人类的盔甲、粮仓、书籍、刀剑

                      最终都会回到他们的栖所

                      兀鹫们天亮就开始?#19978;?/p>

                      离开了峡谷中的洞穴

                      像人类一样开始梳理羽毛

                      一?#22238;?#40555;之王引领着众多的

                      兀鹫为了生存而搏击天空

                      只有通过空中飞行

                      兀鹫们才能发现生存的哪一块领地上

                      有充饥的食物。对于空中兀鹫们来说

                      用它们的利齿撕裂一块块鲜红色的肉

                      是斗争,也是日常的生活。死去的动物

                      是空中兀鹫们飞行中捕获的食物

                      一只澜沧江岸的兀鹫能活多长时间

                      这是一团火从开始燃烧到熄灭的过程

                      舌头是柔软的,用来平息战乱,并诉说时间

                      利刃是尖锐的,用来割舍?#21069;埽?#20135;生希望

                      太阳是金色的,用来普照万物,庇护生命

                      兀鹫是黑色的,用来拍击强大的一双翅膀

                      黑色是葬礼之色,庄?#19979;?#37325;而永恒神秘的色块

                      一只澜沧江岸的兀鹫能活多长时间

                      让我们前来温情脉脉的对待这个问题

                      就像看见峡谷中的?#27426;?#34013;花从石缝中探出头微笑着

                      就像看见一条蛇?#24405;?#20013;在冰凉的峡谷中蜕了皮

                      就像看见一本书翻开生死之谜后越来越复杂

                      就像从天空中过来的云改变了线路?#27490;?#21435;了

                      一只澜沧江岸的兀鸶到底能活多长时间

                      让我们先点?#23478;欢?#26612;禾吧,我感觉到了寒冷饥渴

                      我感觉到了你们比我更寒冷饥渴的命运

                      而?#19997;蹋?#25105;只需要坐在?#27426;?#24320;始燃烧的火塘边

                      我只需要伸出手去,触抚到火光中蓝色的光影



                      2、?#31508;?#22312;祭祀另一棵树的死亡


                      ?#31508;?#22312;祭祀另一棵树的死亡

                      这个场景发生在滇西广袤的山冈

                      一棵树在莫名的衰竭之中倒下去

                      连同树根移出了雨后的山林

                      连同干枯枝叶中最后的一点点嫩芽倾向于大地

                      一棵树缓慢中倒下地的声音惊走了

                      在附近山林中彼此挑衅的众兽们的灵魂

                      它们带着皮毛裹紧的灵魂撒离了这片山冈

                      被惊吓而走的还有栖在树枝上的?#25913;?#20204;

                      我亲眼看见一只蓝孔雀让翅膀开屏后消失了踪影

                      ?#19968;?#30446;击了当那棵树倒地时一只鸟从树上的

                      鸟巢中飞走了。满地的枯枝压着枯枝

                      就像满园的花木开始了凋亡的长夜

                      ?#19968;?#29992;惊恐的眼睛目击到了一棵树倒地时

                      ?#21592;?#30340;另一片林子里树叶呼啸而出的巨风

                      一棵树被宣判为死刑,它的末日清晰可鉴

                      当它倒地?#20445;?#20320;会发现树心?#36805;?#26429;

                      当它倒地?#20445;?#20320;会看见黑色的

                      蚂蚁们从树心中爬了出来

                      又经历了几场早春的寒凉,还迎来了一场春雨

                      之后,祭祀开始了。林子里的树开始祭祀着

                      另一棵树的死亡。雨水?#36335;?#27927;干净了

                      每一棵树的身体。倘若你走到每一棵树前

                      都会看见每片树叶上的灰屑消失了

                      ?#36335;?#35762;故事的老人从林子里回老家去了

                      当林子里的树正在祭祀着另一棵树的死亡

                      家里的老式缝?#19968;?#24050;进入了被废弃的时光

                      还有那只挂在墙上的弓驽

                      已经成为了旧时代的文物

                      而我的母亲却仍在用坚韧的

                      年轮数落着数年前的?#19968;?#21163;

                      当一棵树正在祭祀着另一棵树的死亡时

                      山冈?#19979;?#24046;以外的一座小村庄

                      正在庆典中让一位十六岁的少女穿上白褶裙

                      我赶上了这场庆典,看见了穿上白褶裙的少女

                      提起裙摆正在火光中旋转

                      当一棵树正在祭祀着另一棵树的死亡时

                      我的母亲正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喝着一碗萝卜汤

                      我的书写中正在开始叙述一只美丽蝴蝶的出世



                      3、羊为什么舔着?#35010;?#20154;?#20013;?#20013;的盐


                      ?#35010;?#20154;将羊群赶到了山坡上时

                      太阳已经照亮了整个地平线

                      延伸在脚底下的石砾、山路、盆地

                      构成了地平线的一隅

                      构成了用血液祭祀时间的一席之地

                      ?#35010;?#20154;占据了一座山坡上的风水

                      就像冥思者占据了不眠之夜的黑暗

                      ?#35010;?#20154;占据了丰茂的草场

                      就像忧伤占据了神秘旅路中光?#21644;?#30340;一片丘陵

                      ?#35010;?#20154;占据了从山下上山的一条黄色的土路

                      就像迷惑者的?#40644;?#21344;据了山冈上盛开的向日葵

                      这是正午的时间,?#35010;?#20154;从口袋中抓出了一把盐

                      你知道的,这?#21069;?#33457;花的一把盐

                      你?#39029;?#26588;上盐罐中的盐。你知道的

                      每个元素?#23478;?#34987;人呈现体悟并使用之后

                      才会产生价?#20498;邸?#23601;像你家门口的

                      一座池塘中的鱼群?#26434;?#30340;

                      划动着晶莹的波浪,激荡着你?#30007;?#36339;

                      就像印刷机上的油墨因为滚动而呈现出了图文

                      群羊们欢快的奔向了?#35010;?#20154;

                      并开始用舌头舔着?#35010;?#20154;?#20013;?#20013;央白花花的盐

                      羊为什么要舔着?#35010;?#20154;?#20013;?#20013;央的盐

                      盐为什么取悦着人类或羊的舌头

                      我不知道?#23490;?#22312;原始森林中的老虎豹子

                      是否需要白花花的盐?我不知道

                      天上?#30007;?#23487;是否会需要人类罐子里的盐

                      我不知道盐巴洒在?#19997;?#19978;

                      为什么会消炎又能产生剧痛

                      我不知道人类的口腔中

                      失去盐味是否会产生眩晕症状



                      4、忧伤像一根草绳捆绑着收割后的麦穂


                      忧伤像一根草绳正在捆绑着收割后的麦穂

                      这件事你可以忽略。?#27426;?#24403;你抬起?#38450;?/p>

                      你遇到了遗忘中的一个人

                      无论他们是男人还是女人

                      ?#21592;?#22312;更多时候,只是告诉我们太阳和月亮的距离

                      而遗忘是因为当太阳升起月亮就消失了

                      你可以忽?#26434;?#20260;像一根草绳抛向了麦田

                      抛向了收割后的,已经成熟的麦穂

                      你同样可以忽略当月光升起?#20445;?#22826;阳沉落的时辰

                      但你无法遗忘从村头到麦田的那条路

                      你可以忽?#26434;?#20260;,它是疯狂的麦芒垂下的头颈

                      你可以忽?#26434;?#20260;,山坡上的一个妇女正烧着冥币

                      黄昏中妇女的嘴唇至始至终都像是在念着咒语

                      忧伤像一根草绳已经捆绑起了又一束麦穗

                      一个男人或女人挨着枕头在黑暗中躺下去了

                      你可以忽略女人的头发丝,但你无法割舍

                      那些在麦田中已经降临并渐次成熟的因果

                      你可以忽?#26197;?#27280;下的雨滴声,但你无法忘却

                      埋在苹果树下的一只鸟身前的拍翅声

                      忧伤像一个乡村妇女眼眶中的长夜

                      她想着水井的石栏,麦田中的风暴

                      她想着堕胎的那团血肉,水洼中奔来的泥石流



                      5、黑栗树下一只鸟儿从天空中落下来了


                      黑栗树下一只鸟儿从天空中落下来了

                      这是刚刚发生的事情。但没有任何人看见鸟儿

                      落下来了。栗树下的杂草太多了

                      斜?#24459;下?#19979;的土豆已经开始绽放出蓝色的花朵

                      背着书包放学回家的几个小学生

                      ?#35762;?#36208;了五公里后进入了这片黑栗树园

                      很快就走出去了。只有那只鸟儿的身体留了下来

                      或许是鸟儿的身体太小,它落下来显得悄无声息

                      风将它?#30007;?#36523;体送往了栗树下的杂草中

                      而此时?#19997;蹋?#37027;?#31166;?#36807;一条河流?#30007;?#23398;生

                      已经回到了村庄的火塘边

                      而此时?#19997;蹋?#25105;正徜徉在国家地理的

                      一小块隶属于滇西的版图上

                      因为?#19981;?#32472;画对色彩敏感的理由

                      山坡上那片灰黑色的栗树园召唤着我

                      本来我已经看见了村庄,?#20174;?#20174;一条小路

                      拐上了山?#38534;?#36825;就是人类的处境之一

                      就像那一年,在澜沧江的西岸我淋了一场大雨

                      遇到了一个披着簑衣的妇女

                      她背着一?#40502;?#20986;土的萝?#26041;?#25105;带回了她的的村庄

                      人类个体的处境因时空而转换

                      你因此会在一只鸟儿落下来的时候

                      听见了神的召唤。我从未见过神

                      但我知道神总是在陪伴我行走睡觉生活

                      神将我的魂召唤到了那片黑栗树下的山披

                      神让我为那一束束树枝上的色彩而激动

                      我独自行走着,能倾听到弹力胶鞋下发出的声音

                      我看到杂草已漫过了足踝

                      突然,我看到了那只小鸟,刚开始

                      ?#19968;?#20197;为那只鸟儿还活着。啊,活着

                      就像我看见的黑栗树是活着的

                      那群走了五公里路穿过了

                      黑栗树?#30007;?#23398;生是活着的

                      我自己是活着的,乃至于

                      拂动我足踝的杂草也是活着的

                      ?#22812;?#19979;身,害怕惊动那只小鸟

                      我以为它只是在杂草深处作短暂的停留或休整

                      就像人走累了,会躺在山坡上睡一觉再走

                      为了不惊动鸟儿,我几乎屏住了整个呼吸

                      啊,?#20197;?#24847;相信那只鸟儿还活着

                      像我挚爱的亲人们一样活着

                      像?#21592;?#30340;树和盛开着蓝色花朵的土豆们一样活着

                      像我听得见自己?#30007;?#36339;一样活着



                      6、一个男人和女人在村庄里相爱


                      一个男人和女人在村庄里相爱

                      意味着他们是儿时的伴侣

                      他们曾爬上高高的草垛仰起头看星空

                      羊糞的味道挟裹着一阵阵?#38745;?#30340;干涩味过来了

                      那是儿?#20445;?#20182;们躺在草垛上数星星时

                      还不知道身体中有火在燃烧

                      身体有火,就像一块陨石?#30424;?#30340;火

                      它藏在人的手无法触摸之地

                      那对躺在金色草垛上看星宿的乡村伙伴

                      在他们看见收割后的麦田飘起了火焰后

                      他们站在高高的山冈上

                      手里紧握着折下的绿树枝

                      他们害怕麦田中的火会从风中飘忽到自己身上

                      常识告诉他们说,当火扑面而?#35789;?/p>

                      手里握住的绿树枝可以扑灭火焰

                      浓烈的烟雾飘过去了,他们成长为青年

                      当一场闪电击倒了一棵杉树时

                      他们彼此在隔墙的梦乡中似乎看见了彼此的眼睛

                      ?#36335;?#35302;到了旷野中的闪电

                      于是,他们用树?#27934;底?#36215;赴约的音符

                      他们会在田间地头彼?#39034;?#30528;清亮的泉流走去

                      他们会在同一时?#22363;?#30528;?#30424;?#36807;河流

                      他们到河对面的林子里去唱山歌

                      他们开始背靠着背用歌谣拷?#39318;?#23545;方的灵魂

                      一个男人和女人在村庄里相爱

                      会惊动树巢上的鸟?#28023;?#22240;为他们

                      站在大树下正说?#30424;?#19978;的情话

                      一个男人和女人在村庄里相爱

                      还会惊动他们来自?#35910;?#30340;祖先

                      每当他们面朝天地开始许下诺言

                      总会感觉到森林中传来了奇异的声音

                      ?#23383;?#21644;黑夜中总有掌握着

                      ,魔法的音律为他?#21069;?#22863;

                      一个男人和女人在村庄里相爱

                      还惊动了火塘边燃烧的柴块

                      还惊动了那些传播消息的在风中扬起的嘴唇

                      那些被玉?#20303;?#26641;液、土豆、麦子和蜂蜜滋养过的嘴唇

                      它们将如何用嘴唇礼赞这对年轻人的爱情



                      7、当?#23396;?#27491;附其在辽阔的时间中熔化?#30424;?/strong>


                      当?#23396;?#27491;附其在辽阔的时间中熔化?#30424;?/p>

                      一个姑娘出嫁了,她戴上了老祖母留下来的银手镯

                      她要到更远的村寨中去种包谷,纺织生育

                      当?#23396;?#27491;附其在辽阔的时间中熔化?#30424;?/p>

                      一个百岁的老年人睡着了,他是永远的睡着了

                      ?#35789;?#26159;公鸡的啼鸣,大鹏鸟的拍翅声?#21442;?#27861;喊醒他

                      当?#23396;?#27491;附其在辽阔的时间中熔化?#30424;?/p>

                      一?#27721;⒆用?#27491;在庄稼地里玩着泥巴

                      而他们年轻的?#25913;?#27491;翻耕着春天的土地

                      当?#23396;?#27491;附其在辽阔的时间中熔化?#30424;?/p>

                      一块青铜器?#24187;?#38754;人盗走了,村里人报了警

                      却无法?#30331;?#26970;蒙面人是从哪条道上消失的

                      当?#23396;?#27491;附其在辽阔的时间中熔化?#30424;?/p>

                      在火塘边讲了一夜鬼故事的男人

                      搂着孩?#29992;?#30561;着了,妖魔们在黎明之前逃走了

                      当?#23396;?#27491;附其在辽阔的时间中熔化?#30424;?/p>

                      许多前世的亡灵者们都在轮回前夕寻找着回家的门

                      一群鸟用了许多次的?#19978;?#26469;到了妇女?#30007;?#24067;上栖居

                      当?#23396;?#27491;附其在辽阔的时间中熔化?#30424;?/p>

                      一个从未谋个面的先知,在梦境中

                      暗示我?#31561;?#33021;再走三天三夜

                      就能翻过那座冰川遇见前世的情人



                      8、风翻过了山?#36820;?#35821;着说


                      风翻过了山?#36820;?#35821;着说

                      ?#23396;?#30151;过去了,酿酒师已将一坛酒

                      移植到我们的目光能看见峡谷的地域

                      那些逶迤在岩石中的曲线有多玄妙啊

                      你手弯处的伤疤,心口的

                      一阵阵剧痛已经过去了

                      风翻过了山?#36820;?#35821;着说

                      庄稼是要有人耕种的,还是遵循祖先的习俗吧

                      让我们在躺下做梦之前把明天的农具准备好

                      最好在鸡鸣三声后?#25512;?#24202;,要带上正午的饭团

                      要戴上草?#20445;?#22240;为太阳越来越热烈了

                      风翻过了山?#36820;?#35821;着说

                      如能?#34503;?#21040;原始森林中的树皮

                      就能带回到村里造纸了

                      一将树皮在水里煮?#20808;?#22825;

                      再放温水中反复的浸泡?#32479;?#29616;了纸的原形

                      造纸术,是我们的祖先发明的

                      是由树皮蜕变出的一?#25991;?#27861;之旅

                      风翻过了山?#36820;?#35821;着说

                      会绣花而?#19968;?#20250;编织草绳的

                      又一个妇女朝西边消失了

                      我们将她送到了朝西的山路上

                      她好像还回过头看了我们一眼

                      在她最后短促的?#40644;?#20013;

                      她的身心好像已升腾起来了

                      风翻过了山?#36820;?#35821;着说

                      ?#31918;?#30524;泪吧,看吧

                      屋檐上的鸟巢中又增加了一双翅膀

                      当它?#19978;?#30340;那一天,干枯的树枝已经绿了起来

                      冰冷的灶灰上又架上了木块

                      亲爱的女诗人,你忧伤的眼睛又将明亮如初



                      9、灶神管理着什么


                      灶神管理着什么?火,是这里逾越黑暗的武器

                      无论是阴郁寒冷的天气,只要有了火

                      就有了时间。我们活着,总是要离时间很近

                      就像你看见了火,时间就回来了

                      用几块石头搭起来的火塘

                      只要有火种,就会蔓延到黑暗的角落

                      灶神,首先要管理好火

                      如果没有火,那些穿越了山冈、庄稼地河流的人

                      就会走得更远,由此而忘却了故乡

                      人之所以有故乡,就是因为有每一个人的灶神

                      无论人走得有多远,他们都会想起火塘边

                      ?#21009;?#30340;铜壸,想起围坐在火塘边的众多魂灵

                      灶神还管理着每天的食物

                      除了火塘,上面有一口黑锅

                      黑锅通常是铁铸的,因为人身体中需要铁

                      所?#36291;?#26377;了铁锅。灶神管理?#30424;?#38149;中的所有食物

                      大地上生长的青菜瓜果来到了灶神面前

                      来到了喷着?#20219;?#30340;铁锅中

                      灶神管理着坛坛罐子里的佐料、腌菜、包谷酒

                      更重要的是管理着我们的胃蕾

                      饥饿和品享食物时的情绪

                      我热爱我们的灶神,在一个个阴晦不明的日子里

                      只要我走进家门,最先去问候的总是灶神

                      只有看得见家里的灶神,我们才会寻找到火种

                      关于?#29228;?#30340;火柴盒的位置,佐料的称谓

                      坛子里的老酒,碗筷的历史,?#20301;?#36763;辣的区别

                      这些日常元素都被伟大的灶神所管理着

                      有了灶神,在回家的路上就看见了烟囱中冒出的烟

                      就听见了一双手划燃火柴?#30007;?#22768;

                      这是在哀牢山漫长的区境中行走

                      我遇见了各种各样的灶神

                      就像我遇见了绸密的雨季

                      嘘的一声,我看见了灶神手中的一束火光

                      跨过了黑暗的玉米地带,我已经来到了村口

                      饥饿和寒冷还有少许的惊悚伴随着我

                      嘘的又一声过去后,我已经来到了火塘边

                      我来到了灶神身边,我与火

                      保持着距离和亲密的关系

                      我与食物的?#21767;?#26469;自那口黑锅,喝了一大杯

                      包谷酒以后,我在哀牢山的一座村庄里沉醉着



                      10、伟大的神性是冰凉的


                      站在?#38450;?#38634;山之下,脚?#21644;?#26159;冰凉的

                      手指头是冰凉的,肋骨是冰凉的,?#32423;?#26159;冰凉的

                      嘴唇也是冰凉的。在朝圣路上仰望着?#38450;?#38634;山

                      雪峰是冰凉的,裸露出的灰岩石是冰凉的

                      我们双膝着地,磕头,上香、祈祷

                      空气是冰凉的,?#21152;心?#39134;过的痕迹也是冰凉的

                      完全的白是冰凉的,从一丝丝气息中倾听到的

                      祷词是冰凉的,手摇着的转金桶是冰凉的

                      仰起?#38450;矗?#30475;见的雪山?#26143;?#23618;叠加的冰峰是冰凉的

                      这一时?#21073;?#25105;们放弃了全?#28572;?#30340;?#19968;?/p>

                      投身于这茫茫无际的冰凉之川。仰起?#38450;?/p>

                      ?#21152;?#20013;?#20937;?#32819;际的风是冰凉的

                      ?#21152;?#20013;看见的一张岁月波涛中的脸也是冰凉的

                      ?#21152;?#20013;看见的一架穿越云层的飞机是冰凉的

                      ?#21152;?#20013;抚摸弹奏的乐器流出?#30007;?#24459;是冰凉的

                      ?#21152;?#20013;追逐的一场原始森林中的狩猎图像是冰凉的

                      ?#21152;?#20013;看见过一只金黄色的凤凰的羽毛是冰凉的

                      啊,我们已抵达中的?#38450;?#38634;山的神性是冰凉的

                      仰起?#38450;矗?#33633;漾在眼眶中的泪水是冰凉的

                      一块绣花手帕是冰凉的,从手帕中飞出的鸟儿是冰凉的

                      身下突然出现的一条澜沧江的湾流是冰凉的

                      从江流中跃出的那条鱼身体是冰凉的

                      雪山顶上盛开的雪莲花和酥油灯是冰凉的

                      伟大的神性是冰凉的,朝圣者的足迹是冰凉的



                      11、从澜沧江到茨中村的路


                      从澜沧江到茨中村的路

                      曾经是一位法国传?#28108;?#36208;过的路

                      十九世纪末的一个秋天,一位法国传?#28108;?/p>

                      穿着黑色的袍衣,他是从青藏高原的峡谷走出来的

                      他要寻找一座村庄,因为在他?#30007;?#35140;中

                      除了有圣经,还有一株葡萄苖

                      你很难理喻传?#28108;?#26159;怎样在艰难的长旅中

                      没有让那株葡萄苗死去。澜沧江岸的羊肠小道

                      有砾石,我曾在砾石中滑落

                      差一点就掉进了泛着黑色波涛的澜沧江

                      死神差一点儿就拉走了我

                      我之所以没?#20889;?#32650;肠小道掉下去

                      是因为江岸的一棵树?#27815;?#20102;我的身体

                      是因为我命中的死期未到

                      再就是澜沧江岸上出现了一片炫光

                      它有可能就是当年的法国传?#28108;?#25152;看到的一束光泽

                      一碗?#36861;?#20250;让人活下去,一湾清泉会让人活下去

                      一束从澜沧江飘来的炫光会让人活下去

                      法国传?#28108;看?#27743;岸的羊肠古道往前走

                      倏然间,传?#28108;?#24050;经离开了?#38450;?#38634;山上下的冰川

                      他已经走出了一座冰川凝聚的峡谷

                      炫光已经带领他来到了澜沧江岸的茨中村

                      传?#28108;?#25918;下了行襄,这里?#20889;?#27743;岸荡来的灼热之风

                      在海拔的温度中,传?#28108;看?#34892;襄中捧出了圣经

                      从那以后,这座江岸的村庄就诞生了茨中教堂

                      那株从法国带来的葡萄苗移植到了泥土中

                      百年以后,我从澜沧江走进了茨中村?#30007;?#36335;

                      山坡上的葡萄园是绿色的,茨中教堂的建筑是灰色的

                      从茨中村酿出的葡萄酒是红色的

                      传说中的传?#28108;可?#31359;的袍衣是黑色的

                      山坡上的海拔中变幻出的轶事是忧伤的

                      我站在茨中村的山坡上往下看见的澜沧江是寂寥的

                      死亡或传说,它们在此相遇再分离

                      唯有那些头顶着碧云蓝天在此生活的人们

                      可以告诉你,传?#28108;看?#26469;的圣经要怎样诵颂

                      一束束紫红色葡萄要怎样才能酿成葡萄酒


                      ?#20197;?#24847;就此隐形


                      ?#20197;?#24847;,就此隐形,像那些书中的故事
                      只在阅读、翻拂、忘却中
                      获得幽暗的一夜。我累了
                      那些从内陆上岸的路,通往我的
                      ?#35789;饋?#25105;咀嚼着这渐渐上升中的秋色
                      泥洼中我走了很远,才看到了
                      胸前佩带银器的妇女生活
                      她们中的部分人已?#20808;?br/>更年轻的一代人已经失去了割麦子的手艺
                      抽屉、耳垂、暗器中滑过一阵雨声
                      男人、女人世?#26469;?#20195;划分了?#21592;?#20043;后
                      才开始了以泥土和水为界
                      秋天的冷,使我想起瓷器
                      想起冰凉的原始森林。?#20197;?#24847;在你怀抱呼啸
                      秋风?#22303;?#30340;揺晃……

                      作品 全部

                      赞?#22270;?#24405;:

                      重慶时时彩开奖号码
                      <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