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詩人主頁 作品 相冊 粉絲

                      粉絲

                      作品

                      詩人作品不錯,挺TA 贊賞
                      筆名:宗小白
                      加入時間:2016-04-06
                      中國 · 北京
                      詩人簡介

                      宗小白,本名凌芝,女,1977年生于江蘇鎮江,江蘇省作協會員。詩作散見《詩刊》《揚子江》《星星》《詩潮》《詩歌月刊》《詩選刊》《中國詩歌》《星河》、《2016江蘇新詩年選》《特區文學》《鹿鳴》《延河》《揚子晚報》等。曾獲2017“華語網絡詩歌大賽第一期比賽優勝獎”、“摯愛:星火暖詩100首”首獎五星好詩獎、第五屆?2015年度中國大別山十佳詩人,第二屆中國詩歌獎(Chinese Poetry Prize)銅獎,《詩人文摘》2016年度詩人,第五屆(2016年)中國好詩榜上榜詩人、詩歌周刊2017年度詩人等。有詩入選《詩歌風賞》《中國詩歌精選300首》《新世紀詩選》《詩同仁精選》等。

                      明媚篇

                      ◎明媚篇

                      在那家緊鄰著米店和鐵匠鋪的竹篾店
                      店堂里的竹器將一張木頭方桌安靜圍繞著
                      四條長凳中的一條,被一位老伯坐了
                      他握著一把白瓷茶壺自斟自飲
                      在暮晚時分,漸次散去的游人使他
                      不再招攬生意
                      也正好沒什么顧客打擾他了
                      他托腮陷入沉思,像孔子也像蘇格拉底
                      他閉起眼睛打盹
                      好像入定的釋迦牟尼

                      ◎清醒篇

                      站在古石橋上
                      那吹拂而過的清風,使我陳舊
                      但也新生,毀滅但也保存
                      使我看待斜陽,如同看待老父
                      而將橋下流水,視同母親
                      使我一顆塵世之心
                      謙卑如鉆出古甕的細草
                      使我埋首長路
                      如誦孝經


                      ◎醉中篇

                      我有落葉之意
                      凝霜之心
                      說與你聽,因你知我忠厚如橋
                      又有眾生相壽者相菩薩相
                      如小酒館里此刻
                      憨態可掬的唱曲阿婆
                      我在垂柳中微拂流水里微瀾
                      不怕你笑我
                      因你知我素有好意,如青石墻縫素懷蕨草
                      此去經年,但愿你能剪取
                      你的明月中
                      照我一生的長度
                      如庭院深深深般
                      思我

                      繁星


                      如果你的生命里沒有火

                      沒有那種既溫暖又明亮的物質

                      沒有燃燒的概念,沒有燃燒之后

                      又熄滅,變成灰被風吹被雨淋

                      被某種哺乳動物的腳趾踐踏,踩進泥灘

                      變成宇宙的暗物質,繼而沉睡多年……

                      又被一莖草葉悄悄吸收

                      使你被萃取被萌芽被分蘗被座果

                      被一雙粗糙的手照看,摩挲

                      然后又使你被打捆被脫粒被曝曬

                      變成某種又苦又澀又甜的東西

                      每當你抬頭,看見懸掛在枝頭的露水

                      就覺得組成自己最初肌理的

                      應該就是這種一閃一閃的物質


                      你就不要抬頭

                      看那滿天的繁星

                      相冊
                      • 詩人

                      贊賞記錄:

                      重慶时时彩开奖号码
                      <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