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詩人主頁 作品 相冊 粉絲

                      粉絲

                      作品

                      詩人作品不錯,挺TA 贊賞
                      筆名:秦三澍
                      加入時間:2015-09-29
                      中國 · 北京
                      詩人簡介

                      秦三澍,生于1991年。巴黎高等師范學院(ENS-Paris)語言文學系博士在讀,法國國家科研院―巴黎高師―法蘭西公學院“知識共和國:文學·科學·哲學”實驗室研究成員。詩歌作品集結于《比地圖更遠》,曾獲柔剛詩歌獎(2014)、詩東西/DJS詩歌獎(2015)、大江南北新青年詩人獎(2016)、全球華語大學生年度詩人獎(2016)、未名詩歌獎(2017)、人民文學·紫金之星獎(2017)等國內外文學獎項。兼事英、法語詩歌譯介,中國當代詩歌批評及20-21世紀法語詩歌研究。現為《飛地》叢刊詩歌編輯。

                      可見的與不可見的



                      向窗外眺望,寒鴉層疊的叫聲
                      干擾著你,說它“延遲”不如說“堆積”。
                      它的持續性讓你擔心著可靠性:
                      橘紅的鴉嘴最先出現在窗臺,隨后呢?
                      你說它絕對安全,但不至于是一把鎖。

                      你手邊能調動的區域只有這些,
                      除非你執意把窗子關閉。墻上的開關
                      將提供光,這取決于你愿不愿意
                      徒手扭斷它敏感的神經——
                      并且要快。并且允許記憶的降落傘
                      在收縮前,提最后一個問題。

                      它的消失等同于化繁為簡。
                      注視燈光太久了,你終于感受到
                      聲音的顆粒在挖掘什么。假如你贈予它
                      一個譬喻(比如“滾筒”),只能說明:
                      你為你的眩暈找到了洗滌的理由。

                      但缺乏清潔工具。透過光的滾筒
                      你看到多少次聲音偏離的心愿,
                      意味著多少個虔誠的盲人圍坐著你,
                      耐心聽你抽出閃電——哦,金黃的草稿。
                      他們耐心,因為筆尖勾出的鐵線
                      在陣雨中歸零。像恢復某種額度。

                      在這個意義上,即便你把鋼筆藏回口袋
                      也不能算數。他們會說:都是臨時的。
                      熟悉感總能阻止你把一些換算
                      抽象化。失焦的感覺大概是甜的,
                      你猜你知道,但不總是知道。



                      贊賞記錄:

                      重慶时时彩开奖号码
                      <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

                                          <menuitem id="pdhfx"></menuitem><dl id="pdhfx"></dl>